www366net 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 我家的菜园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

我家的菜园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

母亲这辈子,一方面爱着我们及我们的孩子,爱和我们坐在一起筹划美好的明天;另一方面,母亲就爱这黄土地,就爱她做务了一辈子的庄稼地,如今老了老了,田地里去不了了,母亲就在老家院子内外开辟了一块块小地,种着各种各样的蔬菜了。

1982年,村里落实了土地承包责任制政策后,家里就有了菜园。那时起,父母不仅忙碌着田地里的活儿,更主要的是辛勤耕耘着家中的菜园。菜园子也成了我们全家唯一的经济源泉。

前几天见一个熟人伺弄了一块菜地,一畦畦一行行各式各样的蔬菜,生机盎然。这些不用化肥农药的绿色蔬菜瓜果,满足了自家的需要,还锻炼了身体,又从中享受了不少乐趣,真是一举数得。心生羡慕同时,想起小时候母亲的菜园。

记得小时候,家里比较穷,常常买不起蔬菜,母亲就在庄稼地里找一块地,栽种了葱苗。到了夏收时节,我们一手拿着馍馍,一手就着葱,吃的很滋润。母亲在地里也栽种着辣子苗茄子苗,到了暑假,就更有我们吃不完的新鲜蔬菜了。

家中的第一块菜地是在村东头路南不远,老107国道旁边,离家有三百多米远。那时,哥哥刚刚考上大学在郑州学建筑,弟弟、妹妹都在家上学。我呢刚上高中,天天奔波于学校和家之间。因而很少去过菜地。随着村里人口的不断增加,1984年村里有人办造纸厂,菜地被占用。1985年调了菜地之后,那时我家的菜地在村南头,离家二百多米。那片菜地的西北角有一眼二百四十多米深的水井,供村里各家各户生活用水。随后生产队里用青砖和水泥灰建了一个不足十平米的井房,井房西面是一个大水池子。因而,没分到各家各户之前,那片菜地曾是一片稻田,随后变成了藕池。

母亲的菜园,来源于生产队分给一家一户的二三分自留地。那时,我们生产队将村北边的几亩耕地,分给大家当菜园。各家各户挖个小沟或栽上树苗,作为界线。分给我们家的菜园,在村北大水沟旁边,顺水沟呈长方形走向,加上母亲开垦沟埂上灌木杂草地,也不过四分。

看到父母一年年老迈,我们几个都劝着父母不要做物庄稼了,将田地交给我的兄长;母亲一个劲的说:再干几年,什么时候干不动了再交地。直到前几年,大侄二侄相继有了孩子,侄儿侄媳忙于他们的生计,将孩子放在家里,兄长嫂子又忙于田间,母亲主动承担了照管侄孙的任务,兄长也趁此接管了父母的那块田地。我的父亲母亲彻底地不种地了。

家里有了菜地之后,父母实时种些时令蔬菜,或是黄瓜番茄,或是茄子、冬瓜、南瓜豆角,或是菠菜、白菜、萝卜,或是韭菜、玉米菜,拉倒城里沿街叫卖。家里有了经济来源。姊妹几个上学的花销也有了保障。只是父母更加辛苦了。种菜是很需要工夫的。翻地、平整、扒埂、踩畦,菜种上以后还要施肥、浇水、除草、施肥、松土、杀虫,苗稠了还要剔苗。菜长成时收获以后还要择菜、捆整齐。青菜一类的为了保鲜还要一捆捆放置有少许水的水盆里。种菜辛苦的是要浇地。

母亲干活麻利,在生产队有“拼命三郎”之称,还会安排各种生产活路,又有“三队长”称号。母亲忙活菜园和家务活,并不影响生产队上工。有几次忙菜地,到上工时间顾不得吃饭,只有半晌歇工时,才赶回家扒几口凉饭充饥。

我家的菜园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种了一辈子庄稼地的父母不再做务田地了,我们为父母能安享晚年而高兴。谁知父母按耐不住性子,硬是在后院里开辟一块地,种起了蔬菜。每每回到家,父母常常引我们到他们的那块菜地看看。看着那一片绿油油的茄子苗辣子苗及韭菜南瓜之类的,我们一腔的无奈只有看着父母开心的笑而默许了父母欣赏他们的菜地了。

夜里浇地离不开手灯,尤其是冬天就离不开胶鞋。浇地时,一会要看看水到头了没有,一会还要看看哪儿跑水了没有,主要的是不要让水跑到别人家的菜地。2009年以前,每次浇菜地的头天晚上,父亲就会对我和弟弟交代一声:“明天早上起来早一点儿,一块儿把水泵下到井里”。虽然如此第二天早上,父亲还是早早地喊醒我们。因为去得晚了,别的人家就会早早占着井,不仅影响浇地,轮到晚上浇地,还会浇个通宵。那时我和弟弟也都会陪着父亲一块儿浇地。每次晚上和父亲一起浇地时,总觉得夜不是那么漫长,不知不觉天就亮了。因为浇地的时候父亲会给我们说一些种菜的学问。或许多做人的道理。诸如啥节气种啥菜,哪几样菜套种既能增产又不相互影响,啥菜喜欢啥肥料,哪些菜种时要注意啥问题才能苗齐苗壮等。这些看似简单的问题却蕴藏着许多农时、种子肥料管理等丰富的科学知识。土豆要在出九前种还要适度深些,土豆间可以套种茼蒿、小白菜等叶类蔬菜;灌水多少,灌水是否充足,直接影响土豆的长势。土豆秧刚出来,大量灌水,会把秧苗催得太旺,结果会是光长秧不长果。农谚说“土豆开花,垄沟摸虾”,也就是说土豆开花时节,水灌得越多越好。栽西红柿秧,要像架豆角秧那么高高地架起来,不掐尖不打蔓,任西红柿秧随意生长。种冬瓜要压枝。芹菜、黄瓜喜水;芫荽黄瓜怕重茬;2009年以后,生产队队长把菜地里的每一眼井都下了水泵,并且用钢管接出了井口。人们再不用几个人一起每次拉着水泵去浇地了,只需拉着水管,到地之后,把水管对接好就可以轻松浇地了。随后虽然多年不与父亲一块儿浇地了,但忘不了与父亲一块儿浇地的时光。

菜园在母亲的拾掇下,演绎着四季不同的风景。春天里,雨后的青葱、韭菜、蒜苗水灵灵嫩绿一片,似一汪清水,如一块翠玉。播下的瓜菜种子,暖阳照晒几天,一个个顶着牙形外壳,迫不及待钻出地面,探头探脑,像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十天半月,青枝绿叶,伸开手脚,日夜不停,生机盎然,把个菜园地面遮盖得密密麻麻,菜地俨然成了一块翠绿的地毯。

母亲的菜地里,有几行韭菜,从一开春到中秋节,我们都可以不间断的吃上新鲜的韭菜;每每清明前后,母亲便在屋外的一圈空地上种些南瓜籽,不久南瓜苗就发芽了;父亲到集市上买回一些辣子苗茄子苗西红柿苗栽种下来,到暑假就可以吃上茄子辣子西红柿了;到了就冬季节,母亲在那片地里撒上青菜籽菠菜籽,在冬天里,我们可以吃上绿油油是青菜。前一段时间回家,嫂子说:我们好长时间都没有买菜了,我吃了一惊,细细一听,原来是母亲插了些蒜,蒜苗旺旺的长出来:他们先用蒜苗炒菜下饭;后来,蒜苔一个个抽出来,炒着吃凉拌吃,还有那一行青笋,竟然让父母们好长时间不用买菜;这几年端午节回家时,母亲总会拿出了一长窜大蒜让我捎回家吃,以致我们三口小家一个暑期不用买人家的大蒜;记得去年后半年,每每我们回一次家,母亲便将菜地种的南瓜,选大的给我们捎了回来;直到冬季,母亲收获的南瓜我们也吃着呢!

1983年上半年,妹妹看看父母每天忙里忙外,不要说田地里的活儿,就是菜地里的活儿,父母二人都忙不过来。因而和父母商量辍学,首先是父亲不同意,父亲吃过没文化的亏,因而再苦再累也支持我们姊妹几个多读书,多学些知识。随后父亲对妹妹说:“你不上学也中,到时候你会不会埋怨我们。”妹妹说:“大,哥哥弟弟都比我学习好,家里的活俺妈恁俩也忙不过来,就让我回来帮恁吧。你放心吧,不上学是我自愿的,我啥时候也不会埋怨你们。”就这样才十五岁的妹妹为了父母,更为了哥哥、弟弟我们几个好好学习,主动承担了家中的农活儿。每天和父母一起早起晚归,风里来,雨里去。收拾地里的菜,和父亲一起拉着菜去城里沿街叫卖。

春夏之交,是各种蔬菜瓜果长得最旺盛的时候。它们既长得整整齐齐,又错落有致。辣椒、豇豆开着白花,茄子开着紫花,黄瓜、南瓜开着黄花,胡萝卜开着粉红色的碎花,竹架上结着带剌顶花的黄瓜和筷子长的青色豇豆。这时的菜园,像一个姹紫嫣红的花园,各种蔬菜瓜果的花开得红红火火,蜜蜂嗡嗡成群,蝴蝶翩翩飞舞,是菜园最热闹的时候。

每每吃着母亲种的菜,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而一吃着母亲让我们捎回来的菜,我便想到了母亲,想到了年迈的母亲一颗一颗播种着菜籽,一行一行的除草施肥和浇水,想到了母亲常常留一下大的好的给我们,自己常常吃小的次的;想到了母亲站在那绿油油的菜地,盼望着蔬菜的长大,盼望着我们的到来!

父亲每次去赶集卖菜,只要差不多就卖了。卖完之后赶紧回来忙菜地或是田地里的活儿:或是背着锄头锄玉米地里的草;或是给蔬菜或麦子打农药;或是晾晒麦子或玉米。而母亲去卖菜,总是想着多卖几个钱。反而往往是卖个倒上桥。老到天黑才回来。地里一有空白地,父亲就不失时机地往地里推些人粪尿。又因为父亲舍得投资,种番茄时每年都会买些芝麻饼上地里,因而我家的番茄每年都是个儿大、味美。每年那段时间,中午回到家中找些不好的或是没卖完的番茄,洗洗切到碗里,再加些白糖,猛吃一顿。真是唯美可口、凉甜解渴。傍晚到菜地摘番茄时,看到红得熟透的番茄时,不由得摘下一个在衣服上胡乱擦一下就猛咬一口,又沙又甜。吃了一个还想吃第二个。

盛夏,母亲在空地里撒下白菜、胡萝卜、白萝卜种子,几天后又绿茵茵一片。白菜苗最娇嫩,好生一种青芽虫,那时农药少,既是有也没钱买。母亲顶着烈日,晒得汗流浃背,一个个捉去青虫。沟边的向日葵顶着金黄色的圆形脸盘,日夜随着太阳转动。扁豆的细长藤蔓,攀附在沟边剌槐上、杨树上,爬满树枝,布满绿荫。

母亲的那畦菜地,正如母亲心中的我们,都一样是母亲的寄托和希望!

1984年7月初,我放假后也每天帮着父母去菜地,擓着篮子穿梭于一畦畦黄瓜番茄地,帮父母摘黄瓜番茄,摘满一篮擓到地头,把崩口的番茄另外放一边,没崩口的一个个放到铺有软布、有挡板儿的架子车上。第二天早上四点多被父亲叫醒,洗把脸就和父亲一起拉着一架子车黄瓜番茄或是去城里卖,或是跑近二十里地到乡下卖。那时乡里人家家户户还不是多有钱,有的是麦子或包谷。因而他们用包谷来换我们拉去的菜。记得那时的包谷是九分钱一斤。番茄呢也是那个价。我们拉一车番茄,跑二十里地,换回一车包谷,然后再跑十几里地把包谷拉到收粮食的地方卖了换成钱。从那之后的多少年里,每年冬天父亲都会忙着在用泥巴剁成的菜棚里育一些番茄、辣椒、茄子等小苗。育苗也是要工夫的要,那时候没有什么草苫,给菜棚保温全靠在四周压好的农膜上铺一层厚厚的麦秸。麦秸上再盖一层农膜并用木棍等压好,防止起风把麦秸刮跑。天好的时候要天天早上把麦秸挑了,好让菜苗见见阳光。傍晚时候再把麦秸铺在农膜上,再在麦秸上盖一层农膜,并压好农膜。到来年清明节以后开始把育好的苗子一锨锨铲起,装到架子车上拉倒地里开始栽种。刚开始种时,不知道种之前先压一层薄膜,这样可以防止杂草把菜苗给“吃了”因为野草的生命力旺盛于菜苗、庄家苗。随后压了膜后,不经蔬菜长得好了,也少了除草的工序。

秋天,黑红的辣椒挂满枝桠;绿豆青萝卜长得挤破地面;胡萝卜在土里长得圆乎乎、红扑扑的,缨子却长得翠绿;叶子变黄的南瓜秧边,长得形状各异的大南瓜,绊脚碰脚;枯萎的东瓜秧上,扁圆形的大东瓜上像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树枝上扁豆秧,一边开着紫色白的花儿,一边扁豆结得成挂成窜,地上落一层结角后的谢花。扁豆似乎越冷结得越多,因此,我们把扁豆也称作“冷豆”。

1985年夏,不到十五岁的弟弟放假后也帮着父母收拾菜,每天也会拉着一架子车菜去城里卖。记得那年的8月24日早上五点弟弟和往日一样拉着一架子车冬瓜去城里卖。不想早上八点多,二叔看到了村东头路边的沟里的一辆架子车很像是我家的。并且沟里还有烂的、没烂的冬瓜。到家问了我父亲后,才知道那车确实是我家的,随后赶紧找卖菜的弟弟。市里的各大医院几乎跑了个遍,都没找到卖菜的弟弟。十点左右才听说弟弟早上拉着一车菜刚走到新修的107国道,就被一辆大卡车撞了。随后,那司机把车轮也撞到了车上,拉着弟弟在市里转了一圈,随后把受伤的弟弟丢在了西大街的一个医院门口就跑了。弟弟八点多清醒后捂着伤口、忍着疼痛从清虚街一步步走了回来。快到县卫校时,被邻居婶婶看到。随后婶婶领着弟弟去县卫校找医生给弟弟看病。弟弟的这次车祸,让我对社会有了看法,也改变了我的人生目标,让我立志学好文学。

冬季,在收获后,田野显得空旷寂寥,灰暗萧瑟。睡眠的菜地,在寒风肆虐和白雪覆盖下,为下一年的蔬菜瓜果生长攒足地力。只有蒜苗、青葱、韭菜,经过寒霜和白雪的冷冻,却显得更加苍翠,泛着绿意,透出生机。

1988年后,生产队里的菜地做了调整。我家的菜园也从南头挪到了北地,离家有一里多地。菜园东南角是一个土墙的破旧井房。菜地南边是一个东西向的长一百米的水渠。地里仍是一些时令蔬菜。两年后菜地又做了调整,我家的菜园离那井房有了距离。那时每个人有两分半菜地。有妹妹的、父母、奶奶的、加上弟弟和没过门的弟媳的一共一亩半。这之后二十多年来,菜地就没再做过调整。父母那时也种过几年葡萄,一夏天在地头搭上了一个棚子让舅爷(舅爷是个五保户,在离我们家东十六里的于庄住。1980年冬天,因烤火不慎烧毁了自己的房子。随后父母把舅爷接到我家。)在地里看管葡萄。只是那时没有现在的网可以遮挡鸟儿的啄食。因而每次和父母一块去菜地时,总会听到母亲响亮的吆喝声或是啪啪啪的拍巴掌的声响,借以驱赶地里的鸟儿。1993年舅爷去世后,父母也不再种葡萄了,仍旧是时令蔬菜。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早春,头茬韭菜炒鸡蛋,鸡蛋金黄,韭菜青翠,好看又吃着喷香。蒜苔下来了,抽一竹筐,拿到集市换些油盐钱,淹一点当下饭菜。青黄不接时,干活到快晌午,跑到菜园摘几根带绒剌的嫩黄瓜,既解喝又解饿。新蒜瓣和辣椒下来,捣一碗青辣蒜汁,点几滴香油,醮白面馍吃,在那时就是一顿难的享受。夏天中午,掐一把青紫色苋菜,丢进面条里,染得满碗面条都是紫红色。清炒茄丝或沾面糊炕烧,更是吃得口舌生津。萝卜切丁腌制,装在酱色大玻璃瓶里,母亲让我带到学校当下饭菜。老南瓜蒸米饭,吃起来又甜又面。扁豆条掺辣椒,吃得又香又辣,额头冒汗。瓜菜半年粮,在那缺吃少用的年代,多亏了母亲菜园里的各种菜瓜,丰富了餐桌,调剂着我们的口味,使简单朴素的生活多了些明亮的色彩。

菜园不仅成了我们一家经济来源的支柱,也成了一种四时不同变换的风景。春天里走进菜园,可以看到满树的杏花,幼小的葱苗、刚发丫的韭菜,长势喜人的菠菜、青青的蒜苗、父亲深翻的土壤,地头的香椿树上发的幼芽。刚开始时,母亲不知道香椿叶是越嫩越好吃,越受人喜爱,直到有一年母亲给表姐送了些长大的香椿叶时,表姐给母亲说了这道理后母亲才不再怪我们说:“不等香椿叶长大就摘,那是害性命啊”。夏天走进菜园,可以看到满树的黄杏,绿油油的韭菜、挂满指头的拳头大红红的番茄,翠绿的黄瓜、长长的豇豆角,黄瓜、番茄豆角都是要搭架子的,每年父亲都会买几捆竹竿,或是砍些树枝来搭架子。父亲摘蔬菜时也会留一些健壮的果实做种子,有时因为不知道而误摘了做种子的果实,也少不来听几句父亲的埋怨。秋天菜园里刚发丫的蒜苗、一个个硕大的冬瓜、黑瓜、满树的渐黄的柿子,一畦畦碧绿的菠菜、长得匀称的青青的蒜苗还有蒜地里间或种的一棵棵芫荽。以前种大白菜,入冬前人们都会用红薯梗或是草绳等把白菜包起来,这样白菜才会包心,长得瓷实。随后的白菜不用用绳子捆绑会自动包心,也省却了菜农的一道工序。冬天里,白菜收完之后。父母除了收拾菠菜,就是忙着深翻土壤,未来年的蔬菜备好耕地。

分田到户,母亲的菜园完成了历史使命,母亲离开我们也已多年。看到熟人的菜地,想到母亲的菜园,梦想着什么时候有一块属于自己的菜园,学母亲一年四季伺弄着蔬菜瓜果,继承母亲勤劳善良的品质,才是对母亲的最好缅怀。

#�m�#��U�����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