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 红尘相念,情寄江南山水间

红尘相念,情寄江南山水间

徐徐晚风越过日间还未散去的烧灼,在额前,凝香禅坐的暖眸,成全一叶落瓣的翘首。唯殇,虬枝不能携子相随共舞,是以,静默凝视那抹纤细在褒穹随意翻飞,至沼至沉亦无可奈何的轻阖眼眸。

轻舟闲系碧波粼,拂堤杨柳醉春烟,一穹流光湖心皱,幽澜清浅影绰红。

江南烟雨迷蒙,绚烂一场花事,我如一片桃花,飘落在有你的红尘,等你在相思的渡口。捻一抹牵念入眸,催染一树花开;揽一径浅香入梦,芬芳相遇的过往。我用清风执笔,细雨为墨,为你画一幅梦里水乡,与你心心相念,倾一生眷恋,醉一世江南。

转过身,你在千里之外的烟尘处打扫洒落的一地酱油,迢迢无归期的心,可有一处可安放彼岸的灯火?

那年那月那日,小桥拱月桃夭浓,碧水汪澜澹幽幽,谁的罗裙蝶翩跹,引得万花开,谁的洞箫越江陵,一莞清韵绕竹风,彼岸花开,香染翠阁,一路浅漫,临摹画船写丹青,执笔间,写意平生,狼毫轻挥心韵袅,小池临岸绿柳绕。

——题记

我手执羽扇再转身,眼波流转,触及那个晴天于你相赠的画卷,目光停留,借着晦暗的灯光,搜寻画中的意境及揣测着长久以来未能勘破你相赠的寓意。只我愚钝的心自尝过一杯浊酒的那日起,便将往昔的清明全数丢弃,满眼尽是粗鄙的欢度折射。

撞怀,抬眉,浅低旋,一弯浅笑恋了谁,一见倾心,一往情深,一念执着,一生倾负……,浮生若梦,旖旎情怀。

相遇如画

那日的你许是太匆忙,只念着来牵我的手而将卷轴无意撇下,裸露了画卷真容。

一世情缘,相逢遇了谁,一帘柳梦,廊桥空了谁,一锦香书,鸿雁寄了谁,一樽酩酪,空杯孤了谁,一枕绸缪,相思瘦了谁,一袖朔风,凄凉拢了谁,一怀风情,岁华丢了谁,一案清愁,霜花冷了谁,一番思量,红尘没了谁,一指萧瑟,冷风淋了谁,一场华宴,对饮缺了谁……

红尘相念,情寄江南山水间。江南好,风景旧成谙,绿树红花,远山如黛。细雨蒙蒙弥漫着诗意的情怀;清风柔柔缠绵着几许浪漫,最美不过人间芳菲四月天。指尖的光阴,伴着季节的暖,将心事成茧。我怀抱着岁月的素笺,以清风执笔,细雨为墨,为你写一树桃红梨白,那深藏在心中的念,婉约了谁的心事?润了谁的眼?

廊檐下,素色颜,半盏清茶漾眉尖;画中景,苍翠笼,嶂叠江春入帘底。你明眸浅笑,近了我身托起我的素手,置上画卷,且在我耳畔侬侬低语。是以,你身上独有的淡香顷刻沁入心间,于我,仿若隔世的恍惚。至此便相依了你,别问,缘由,别问,我的一帘幽梦有谁。

尘烟临凤楼,舞榭芙蓉台,一转身,繁华苍茫,一转念,痴情散尽,独倚栏杆,晓风清凛,残月弦卧,秋水忧澜,轻吟慢捻,诉尽平生,谁解芬芳清浅雪,醉屏风,掩姿色,一衰烟雨任泠淙,千山暮雪,今非昔,人独清。

春色丝如媚,风光美如画,花开年年似相识,年年容颜却不同。回眸初遇,陌上花开,洒落一地诗行。西子湖畔,乌篷船过,我手执油纸伞,穿行在湿漉漉的青石板上,在江南的烟雨巷口,看风轻雨细的缠绵,在这姹紫嫣红的江南,等待我前世今生的宿缘。

将画卷供养在隐秘的楼阁,因它是你此生意念的化身,我便惜画如你。

尘远,古道荒漠,剑锋茫烁,奈何落日夕,孤亭遗,鸿雁唳,一指流砂任时光,欲挽千秋色,春花妖娆,凭阑干,追忆往昔……

梧桐兼细雨,柳丝舞清风,那丝丝细雨,氲开多少花事如梦;那柔柔清风,吹过多少草长莺飞的传说。西子湖畔的雷锋塔下,谁为情千年等一回?那翩飞在花间的蝴蝶,可是几世轮回的姻缘?

然,失了卷轴的画终遣不散尘污的沁染,指尖轻划点睛之处,不由哀婉腿了苍郁的松颜。而我要如何,如何再挽你执笔将苍翠重点,塑,与你最初相识的颜色。

不诉离殇沁姿魅,相逢青碧草野间,几簇飞红娇双靥,引得粉蝶双双不思归。

执一只素笔,绘不尽江南的美景;拾一枚清词,吟不完似水的缠绵。烟柳画桥,十里荷花,你素衣如岚,嫣然一笑,我扯一缕清风做媒;牵一朵白云入画,你就是我那画中人。

念及,却已是无处可相告。

你说,春城繁华当珍惜,不念瘦菊倚藩篱,青枝缀花色,你说阡陌田垄披翠衣,不思枯蒿西风泣,微雨斜过双飞燕,你说呢喃窃私语,不念孤烛残泪滴,三月明媚流光丽,你说金樽盈侬意,不言空杯盏悲戚,春色琳琅人娇面,青纱罗襦飞霞意,卿切切,侬依依,相携阡陌醉花笼,青鸟啾唧春色晰,正相依。

一世尘缘一遇见,与君初识似故人,前世你定是对我说过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红颜。你眉如远山,眸如春水,只此一眼,便让我一生情缘为君系;一世柔情为君牵,被你种下了爱的蛊,与你共谱一曲相见欢。

夜深,万籁已是俱寂,几盏疏星点缀着墨空静待一弯新月的擦试。这一世的红尘聚散亦如月如星,此时此刻我默守月下遥遥相问:今夜,你在那新筑的院间可安好?

你若不来我便不去,你若转身我便跟随,你若不弃我便相依,你若不逾我便相许,君安好侬安然。

云水深处,铭刻在记忆中的,是江南的云,江南的水,和你水湄云生的笑颜。今生,我是为寻你而来的,你就是我久等的归人;你就是我梦里的原乡;你就是我一世的江南。

不经意瞥见案上静置着那年最喜爱的匣子,因匣内盛满你飘逸的清香,丝丝缕缕振奋精神,那时的我便夜夜相拥入眠,梦中有你有我及一池靥波春水。而当你远行天涯踏旅海角之时,我已怯于再见与你相连紧系的身物,于是不再开启这一匣。这夜,终究抑不下内心长久的悸动,是以,素指拨尘启匣门,任弹落的尘埃迷离了双眼。

淡然凝伫,剪一窗月华温婉,临落台案,寄去相思成薄锦,揣入怀中,拈一枚馨暖,轻轻地搁在你的枕边,入梦柳帘,千山隐隐,水茫茫,心梦袅袅璀斑斓,华美一旋,皆为那一刻一转身一回眸一痴念,镌刻心间,情蔓蔓,意涟涟,眉烟婉约情相许,心潺潺,思涓涓,情思几许植心底。

相知如诗

那时的我们常以墨字相见,你许是不知,我喜极以这样的方式与你相诉,只因当我站在你面前便自然露了赧颜,唯将千言万语尽情托付在素纸上。

光飞旋,荏苒红尘,前世今生皆姻缘,谁转动的竹筒摇落了芳尘里一缪情缘,归隐的梵音里喧嚣了沉寂,触眉,彼岸月袭清风缭,青衫飘袂,悸动了谁的情怀,跌落一袖娇嗔,潋滟心门。

青色烟雨,淡淡清韵,雨中的江南是一幅素雅的水墨丹青。江南的诗行里,暗香盈袖,乌衣巷口,缠绵多少红尘情未了;秦淮河畔演绎了多少情悦两相知。

展开一方信笺,是你以蝶的名义的传书,字里行间阐述着前世今生前缘。

素手牵渡,婉然静依,踏尘的双履沾满莹的清露,穿花绕柳,流光飞霞,捻一瓣绯红绺绺生香,任思楚的双眸流转,只为红尘与你邂逅,倚怀,那汪痴澜己飘溢生姿,袅袅,诺诺,烟柳裁眉,蝶嵌纱裳,临水顾影,纤纤盈婉中空缺一人……

www366net,十里长堤柳色新,千里烟波雨初歇,夕阳斜照,泛舟西湖。你一曲《桃花渡》,情思悠悠,爱也绵长。那婉转的音符温润内心,弥久的蔓延,恍然间,我仿佛与你置身与桃花坞里,看桃之妖妖,灼灼其华,蝶花相恋。

若前世你是一只蝶,我便是路旁一株无名的野草,于每个晨间默然凝望你翩翩飞至百花园的身影。不奢你的回眸,不望你的停留,只一心在佛前虔诚许愿,愿你一世在尘间无忧且无虑。料却一朝,凝露的莹光竟将你牵引停歇在我的额前,那样呼吸你的呼吸,激悦的心感受你天性的芳华。只还未来得及相道我满心的眷慕,你便已翔动灵秀的双翅离我远去,似那蜻蜓点水之姿。于是,那一世的晨露为我作嫁衣,嫁我一世奢恋。

几度春秋,雪梅春兰,我在红尘的渡口企盼,石阶寻步,拂尘,拈花,终是消瘦了流年,化斛浅斟,饮尽风月,一纸相思踌躇,等不来那一字相许的诺言兑现。

我就是那婆娑飘逸的桃花女子,轻拢一肩花香,明眸顾盼,花丛流连,伴着你的箫声翩翩起舞。为你舞出旷世倾城;为你舞尽月缺月圆。你无尽的爱恋,婉转与我的眉心;我似水的柔情,缠绕与你的发间。风绕指柔,拈花浅笑,我与你醉在花丛中。

再道今生,仍然与你在人群里相遇,刹那间的相视恍惚了我前世的悱恻。那个夏日的午后,是你教我相信了天缘人聚。

千年,百年,谁走失了时间,熙攘的人世间狭窄地相遇,对视的一瞬间倾心落怀,从此不为沧海不为云,只默默相守在红尘的彼岸,静静地祈祷,安好静然。

亭台楼榭,雕梁画栋,月色阑珊,映着小轩窗,十里珠帘,烛花摇影,你提笔作画,我便是你水墨丹青中的女子;我吟一阕清词,你便是我唐诗宋词中的知音。月色染情思,秦瑟两相合,纤手拈风月,花影对月容,我怜你华发早生,你听我细语呢喃,红袖添香,共剪西窗烛,看一场鸳鸯锦绘,吟一曲莫失莫忘,陪君醉笑三千场,不诉离殇。

那时的你以蝶的名义写下:你渴望的情感已经寻获。我暗地欢喜,只待你来牵我的手。

若非那一世相遇倾心为何今生独独成了彼此的眷恋,牵绊,飞渡光华,依旧执拗地相约,此生不渝。

日月同辉映,山水两相依。你与我心手相携,繁花堤上,共赏春光,画船听雨声,小巷共徘徊,西子波潋滟,浅笑采河莲,听渔歌晚唱,木笛送黄昏,在烟花柳巷,流水小桥,谱一曲红尘恋歌。

后来,你又写下:心里有一些牵挂,有些爱却不得不各安天涯。你的思想,我已明了,今生的我已注定重蹈前世之辙。

许是前世的蝶邂逅了往世的花,静寂矜持,笑逐颜开,眷上了彼此的年华,香尘纷纷,馨芳扬扬,灼灼其华,翩翩其羽。

一脉春心,云水含羞;一纸明媚,满庭芬芳,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氲染了江南的水墨画卷。蝶影翩花径纵有春色千般,怎敌你眉间的那朱砂一点。我吟一阕眷恋,划过秦时明月,穿过唐风宋韵,与你相依云水间。

自相遇、相识、相知、相约至今,时光迁移,岁月漂洗已蜕变尘世的你我。于是,那些值得被纪念的日子逐渐在冷却中冰冻,那些挚爱的言语亦觉深沉而凝重,不再向谁轻易相诉。

忘却一段流年,苍老一段年华,经世的尘,执念的风,依旧翩舞着千年的情缘,剪枝裁叶,覆流年的水婉约成花,流韵紫陌,清浅一锦素淡的眷顾,温热了彼此的年华,娓娓旖旎,不诉离殇。

相念红尘

可记得陌上三月蝶恋花,却是造化浅弄,一阶幽阁冷香凝,孑影临花空嗟叹;金樽满盈不思饮,对月思楚成三人,空寂了韶光,寥落相思指尖冷。

春水江南,月夜如素。谁折柳长亭外,依依惜别情?谁撑着油纸伞,翘首盼归人?谁独倚相思树,将牵念捻的悠悠长?谁凭着岁月的栏杆,将三千青丝化作绕指柔?自那日你匆匆从我的江南打马而过,江南的一花一草,便浸满了相思。

杨柳无语绿茵茵,朱雀轻袅枝头嬉,蹙眉低颦,思念染疾的心房忧戚,坠落花心的仍是那一盈酸楚,隔着山隔着水,苍老了芳华,伶俜了相思,一世繁华荡风流,终是痴人梦,却执念情深意浓,在半俗半修的轻吟浅唱间,梵音缄语,青灯伴影,等君莅临,浅笑依依……
冰蝉原创

夜色阑珊,凭栏独倚,想念的心无比柔软。曾忆起,月夜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君知否?桃林一诺已是千年。你今离去,我自飘零,我知道并非落花无意,也非流水无情,只因君生我未生,我生君以老,注定一生疼。

于千万人中遇见,已是前世修来的缘,我将无悔藏在那一树桃花中,任一片痴心在花间流连;我将牵念写在那一湾碧水中,任丝丝柔情在波光潋滟。今生,隔着千山万水,将你的心我的情放在心中,默然相爱,寂然欢喜。

流年似水,红尘阡陌,江南的雨淋湿多愁的的心。今生,我如一片桃花,飘落在有你的红尘,不为结果,只为能芬芳你所有的流年。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里住着某个人。我是如此的眷恋江南,是因为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带着你的气息,留着你的影子,今生,我痴迷江南,只为记住你容颜。

谁为谁一世情牵,谁为谁夜不成眠?谁又为谁将爱折成经卷?谁把这痴墨泼于山水间?长城古道,山高水远,禅坐不为修行,只为近你;参禅不为成佛,只为懂你。

我多想,掬一捧西湖的水,为你洗去倦容;我多想,握一抹春日阳光,暖你薄凉;我多想,与你行扁舟,赏翠柳,一世白头;我多想:与你醉饮红尘,相依相随,吟就一场死生阔契;我多想幻化成蝶栖君肩,日日为你起舞,我多想与你在油纸伞下,细数江南古老的石阶,拥有一段细水长流的光阴。春花秋月,有你,流年就不会寂寞。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蝴蝶为花醉,花心随蝶飞,红尘一遇,便是千年,今生我走千山,越万水,不改初衷。
念,千回百转;情,如花相随,此生,我用年华作笔,许你一世欢颜;我用岁月做笺,许你一生温暖,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眼中最美的风景。

一蓑烟雨梦,一世红尘情。若有来生,愿与你在这如画的江南寻一处山野幽居,或是云水禅心的庭院,修篱种菊,布衣粗食,看春花开,秋叶落,许一世细水长流,不问风月,执子之手,青丝白发,与你终老。

QQ2273811825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