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之心



我一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不知不觉的就爱上了你的味道,虽然每一次见了你,我都会面红耳赤,唏嘘无言,甚至被你惹得眼泪汪汪的,只有自顾自的猛灌啤酒,才能稍作压制一下如海浪涌来的一阵一阵的痛,那种痛,我曾经仔细的用心体会过,但是无法捉摸,从唇,从舌尖,从心里让我微微的颤抖,我也曾想过,这种痛就是我爱你的感觉吧。是我的愿意,又怎能怪你?

图片 1

 
 朋友拿出来几袋辣条,在我面前撕开,如吃鲜珍般小心品尝着。自从我知道这食品有多不卫生后,就基本不再吃了,眼睛也自觉地不在琳琅满目的食品架上,对它予以关注。以前,我非常爱吃这类食品,所谓眼不见,嘴不馋,大概就是不再吃了吧。

我依旧深情的看着你,可你,你却怎么也不说话,静静的在那儿看着我的笨拙,我的手忙脚乱。

作者:夏汐蕊☞想看其他作品请点击这里

简书连载风云录

上一章  ☼ 
下一章

 朋友问我,要不要来一些。说话时,朋友摇摇手,红红的油在我眼前摇摆。以前吃过的所有辣条味道,一瞬间窜进心里,想着想着,嘴里的口水多了起来。防止朋友看到我蠕动的喉结,我异常小心地咽掉嘴里的口水。然而朋友还是看出了端倪,揣给我一句,“别掩饰了,想吃就吃吧!”

我也想过,戒了你,在你面前,我是如此的失了我的风度,我的矜持,但我不怪你,只是怨我自己伤了自己的心,甚至有时候伤的连我的胃也会隐隐作痛,可是只要见着你的那一刹那,我的目光就是离不开你的,我是如此的明白自己。

【第四十三章】命中已注定, 爱你今生不变(十)

 
看着手里的辣条,心中当真似一天平,天使与恶魔分坐两端,闹的不可开交。最终我撕开包,忍不住吃了起来。想象中的辣条太过美味,简直占据了大脑的所有思维空间,只几秒,我就缴械投降。

你对我的爱有点虐,我心里怎么会不明白呢?但是,我更明白,你就是这种专属味道的情人,你用你的麻辣个性来诱惑我,让我痛,让我迷恋,让我欲罢不能。

杜云帆也没有再说什么。

 
上帝可以给你一颗向上的心,但这世间并不完美,于是做为附带品的诱惑就来了,带出娘胎,带进棺材。而人是多么经不起诱惑,于是人生这场戏,不如意十之八九。与其说,我们在与世界抗争,不如说,是在和自己的心抗衡。哪颗心?诱惑之心。

花有千种,我独爱你这一抹红。你的微辣,只能让我更喜欢你。甜美的花看多了,甜腻的味儿吃多了,每个人都会厌倦,你这小妖精,你用自己的味儿,轻易的把我捕获。

“自由”这个词那么轻快地从他的嘴里吐出来,却又那么沉重地掉入心海:满目的伤疤,不堪回首的过去,令他觉得羞耻的记忆……恐怕此生终了,他也是忘不掉的。

 
人的高明之处在于知道在做的事于自己是否正确合理;人的愚昧之处,亦在于即便知道这件事不对,可我们就是继续做着。明事理易,行明事理难。

诱惑之心。亲爱,你就这么静静的在那儿吧,不说话的看着我。等我来,等我来爱你。

他的心境犹如许巍的那首《蓝莲花》:

 
学生在教室里,谁不知道是来学习的,可不学者,仍有其人,课上低头瞌睡者,一眼望去,此起彼伏。

亲爱,我是这么的忍不住。忍不住的拉起你的一只手,如此纤细,如此的骨感,我忍不住的亲了下去。

“穿过幽暗的岁月

 
诱惑我们的,不是事物本身,而是心里对这事物的渴求。想象中,一切都如蜃景般玄奇,似珠峰般美妙。当想象变成现实,其獠牙会咬着我们,变成深沉的痛。很少有人能抵御想象中的美妙,于是古今成伟业者,沧海只一粟。

亲爱,让我掀起你的红盖头吧,让我看看你的脸,羞红的就像远处的晚霞,你的眼睛不敢看我,就那么的闭着。

也曾感到彷徨

 《中庸》里说: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大意:君子的行为不管在外人前还是独处时,都应一致。这是严于律己的极高境界,其内必有一颗淡如止水,看破虚妄的心,与诱惑这颗心抗衡。

亲爱,你是我的,你那繁琐的大红色的衣裙,是那么的热烈,那么的娇艳,但遮掩住了一个如此诱惑我的你,我的手迫不及待的去解开那些恼人的牵牵绊绊,我是那么的心急,急不可耐的想用我的唇去亲吻你,你知道吗,你的味道,对我有多么的诱惑吗?

当你低头的瞬间

亲爱,原谅我的粗鲁,一切只源于我真的很爱你,我是那么的想要得到你。现在,你就这样的躺在我的面前了,褪去红衣裙的你,是那么的娇小,不盈一握,白玉无瑕。

才发觉脚下的路

亲爱,我要吃了你,好吗?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但这些,他都不会和慕容漪再说起。

太阳那么大,如此光芒万丈,也有它照耀不到的黑暗。

何况,人心?!

头有些痛。

太阳穴也跟着一跳一跳地痛,像几十根细针密密集集刺下的伤口……忧思过虑,不是什么好事。他试着不动声息地调试着自己的情绪,他不想看着她继续那样为他担忧着,害怕触及他心里的那块暗礁。那样,他们谁都不会得到真心的快乐。

而他,是那样地希望她快乐!

“你在想什么呢?”杜云帆轻轻碰一下慕容漪的手,低声询问,“面都成坨了。”

慕容漪侧头看向他:“没有,就是有些饱了。”

“吃得这么少……”他微微皱皱眉,眼中是隐隐的担忧,“小漪,你太瘦了,看着让我心疼,你应该多吃点。”

“现在不是流行骨感美吗?”

“可是太瘦,始终让人觉得不放心啊。”

“好,我知道了。”她看着他笑笑,略为踌躇的再次开口,“对了云帆,我还有东西要给你。”

还有东西要给他?

杜云帆不自主的蹙了眉心,心里那根敏感的弦再次绷紧……他刻意垂下头继续进食,不让她看见自己的面容,嘴里只蹦出两个简单的字:“什么?”

直到一本小长方形的黄本本推到他面前,他才抬起头,愕然地看着她:“这是……”

“伯母的存折。”

“我妈的存折?”

“嗯。我怕弄丢了,所以一直放在我家里。”

杜云帆手里拿着筷子,眼睛瞪着桌子上的存折,半晌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仿若能这样一直看到岁月湮灭一般。

“云帆?”慕容漪伸手推了推他的手臂,低声相询,“你怎么了?”

他缓缓地抬起头,看她,没有说话。心中像有一根尖利的木钉子一样,狠狠地一下又一下,扎得很深,植入心头。

她手心能感觉到他的身体明显地一颤,他的眼中有太复杂的情绪。她竟有一些恍惚,似乎看见一些冷冷的东西渐渐地冻住了他的双眸。

“云帆……”她又叫了他一声,声音里透着丝丝惊慌。她害怕看见他这个模样。

“这东西你拿着就好,怕是里面的钱怎么也不够这几年养老院的开支吧。”他低下头继续吃粉,声音有点冷。

心脏好像被人一把从心口拽着扯了出来,在地板上踩了两脚一样的痛!她张口就喊:“杜云帆!你又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只是,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要。”他的声音很轻,很冷,很坚决。

“你……”慕容漪不知道如何回他的话,只觉得像是被人扼住她的呼吸再强行灌她一碗掺着醋的黄连水,酸苦得眼泪直掉。

沉默的时间坎坷又漫长。

直到碗中的粉、汤都见了底,杜云帆才发现身边的慕容漪那无声的泪。

她低着头,双手抓着衣摆搓揉着,眼泪一滴一滴滴在衣服上、手背上,湿了一大片。他的心就像是在她指间搓揉着的衣摆,皱成一团,痛成一团。

他倾过身,把她抱在怀里,感觉到她僵硬的抗拒。他知道自己又伤了她的心……只是,他的心也不好过!

他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仰靠一个女人活着?他应该是她的山才对啊!给她依傍,给她遮风挡雨。可是他却用山陵的尖锐刺伤了她……他真的感觉自己好没用!

“小漪,对不起。我……原谅我小小的骄傲好吗?给我留一点喘息的空间好吗?你这样,让我感觉压力好大……”

“我以为……在你心里,我是你的,家人……”

她哽咽着的话断断续续,却依然让他震惊。

“在自己的……家人面前,你,还要……那么多的……武装……吗?还有你的……我的,分别吗?不都……是我们的吗?”

“小漪,谢谢你!此生有你,已是无悔无憾了……只可惜我不够好……我怕,最终会辜负你的期望。”杜云帆说着,似乎有雾气氤氲在眼前,面前一片模糊。朦胧中是最深沉的感动和爱。只是,那么多的无憾,因了她,因了高一铭,最终,会不会都会变成遗憾?他不敢想。

“期望吗?”她抬起头,那因哭泣而显得略为红肿的眼睛分外惹人怜爱,“我唯一的期望就是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他抿着唇,那样地看着她,没有说话。还能说什么呢?还需要说什么?这个期望也是他想给她的,他也希望拥有的——一辈子!

一辈子好漫长啊!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风雨侵袭。可因为彼此的存在,心是暖的。未来虽还看不见轮廓,但心在一起,还惧怕什么呢?

他们俩俩相望着,都没再说话,房间里有一种古怪的寂静。

但是心里却莫名地凭添了一份真实的存在。

原来。她(他)在!

真好……

慕容漪忽地倾过身子,轻轻地吻在了杜云帆微凉的唇。

她好心疼:心疼他所经历的,承受的一切。

她好懊恼:懊恼自己为什么不能懂他多一些?!

她好希冀:希冀自己的爱能给他多一点,再多一点的温暖!

杜云帆一怔,感受着她温热而柔软的触碰……黑眸在这一刻变得更加的纯粹:他爱她!此生,永远!

他伸出手,轻轻地挽在她的腰际,温柔地继续着这一个仿若能撑到地老天荒的吻:小漪,我会尽毕生的能力,给你我能给的幸福!

《我的爱只属于你》小说目录在此,喜欢请狠戳!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