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www366net 故事是不是真的_哲理励志_好文学网

故事是不是真的_哲理励志_好文学网

我黄麻子真的不会做声,不会在病号面前做声,具体的就是不把一丁点医学知识说给病人听,我的理由有三:一是自己读了十八年的医学,三年中专,两次大专,其中一次半途而废,还有一次本科花费金钱人民币大概有二十万元吧;二是考医生证连续十年才到手,花费考试费六千元以上以及大量精力;三是要保守医学,肥水不留外人田。

黄医生是一名内科医生,一个憨厚老实的年轻人。此时,他正躺在床上想着怎么作检讨,写整改。因为他被病人投诉了。

我腿痛,痛得走不了路,老婆鼓励我,你要动啊。

我非常喜好军事,一拿到抗战什么的故事回忆什么的,一看到底。我的抽屉和床头永远是军事杂志,我对我的学医经历,很不满意,经常逃课,经常在课堂打瞌睡经常自暴自弃;我的经历就像当年国军抗战,更多的是用巨大代价换取了时间,迟滞了对方的进攻;我在自己临床医学专业的领域花费过大,效果不明显,就觉得当医生一定要保守,要对任何病人进行封锁医学知识,到现在已经有十年历史了。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新收了个病人,一个打扮时髦的阿姨。病人的各项检查指标都无情地指向慢性肾衰竭的终末期,尿毒症。这事摊在谁身上都难以接受。看到病人和家属低落的心情,黄医生深表同情。因此,在病人血色素太低急需输血家属又找不到人互助献血的情况下。黄医生想着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献血,也不在乎又献一次,帮一个算一个吧。于是他亲自为病人献了血。

是啊,我要动。我李四虽然是个工人,毕竟还是医生,起码有本证。我要去医院跟医生聊我的病情。

我经常换医院工作,春天我到乡下去上班,那儿山花烂漫,是一种享受;秋天我回城市上班,那样在拥挤的人群里,在暖心的街灯里我能寻求到一种心的安稳。在2015年,阳光男科医院我又应聘去上班了,正是冬天。

经过治疗,病人的病情有所好转,要求出院。但黄医生建议她多住几天观察观察。好说歹说,病人是留下了,但是总觉得黄医生故意不给出院,心里总有个梗。有天晚上,那病人要求开空调,但隔壁床的病号发烧,家属和病人都不同意开空调,科室又没有风扇,护士左右为难,没办法,只好报告医生。耿直单纯如黄医生,他觉得这种区区小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试图说服病人将就一个晚上。结果没说两句,病人的不满情绪火山喷发,沟通无效后,双发语气难免有些偏激。于是病人一言不合,一个电话投诉到了医院的协调办,理由是医务人员拒绝开空调,天气这么人,肥胖的她有多难受,而且怕出汗引起股静脉的伤口感染。言之凿凿,有理有据。如此一折腾,黄医生被通报不说,写检讨,写整改是免不的了。

聊你个屁,你不给钱,谁跟你聊,你影响人家的工作。来看我的姐夫突然用几句话打过来,我感觉淋了一场暴雨。是的,目前的医疗市场,大点的医疗机构,往往以辅助检查为主,看个病两分钟,这样等于医患关系太物化了。难怪有种上面说法,要引进西方独资医院进来,允许西方人开医院。西方医生看个病往往要几个小时,非常人性化,而且耐心倾听患者的诉说。当然,那样挂个号就可能是几百块钱呢。但可以搞活医疗服务,医院可以互相对比和促进竞争了,更可以改善医疗关系。

老板听了我的履历,说我,你就看点发烧感冒吧,到内科去。

图片 1

我一瘸一瘸地走进了三甲大医院,姐姐陪着我。我一路想说,我是怕家人担心,我才来看病的。做检查可能不做,但我要跟医生聊天。聊我的病情,可能是哪方面出了问题。

我呆在一楼的一处诊室,拿起手机寻觅着抗战战役,心里随着军人的英勇作战而澎湃起伏。

故事是不是真的_哲理励志_好文学网。黄医生看了看手上为那病人献血留下的针痕,他觉得有点累,特别是心累。因为他的委屈显得如此苍白无力。他忽然明白,在复杂的人性面前,不是所有的善良都得到善意的对待。

姐帮我挂号排队,不久,到我了。那个坐诊医生望了我一眼,仅仅做出一个看我腰椎的样子,就说做个核磁共振吧。

喂,你帮他看一下。导医护士带着一个病号到我面前。

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农夫和蛇的故事,还有不久前杭州保姆纵火案的女主人,又是借钱给保姆买房又是让保姆开着自己的宝马去买菜。可最后换来的却是自己和三个未成年的子女不幸殒命的悲剧。黄医生默默地在心里感叹:人心险恶,真是无底洞啊!

我马上反对,不做可以吗。在这里我不能报销,我想回大厂做个CT.

我正想发火,为什么不叫我医生。但我没有说出来,却说那位护士,我是刚来的黄麻子,叫我老黄吧。

黄医生在床上翻来覆去,他的心情有点激动。思绪就像一堆乱麻,越想越乱,却又忍不住不去想。他的行医路将何去何从?他想到了猝死的师姐,死在病人尖刀下下的同行。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曾经多么美好的承诺。可是现在的医患关系又是怎么样呢?他还想到了辞职转行。但是,他知道不可能。因为他不忍心看到远在乡下父母失望的眼神,也不知道怎么跟淳朴的他们解释。此时,他身上充满了无力感。

医生说那就吃点药吧。

接下来,那位导医护士连续好几天带着病号进来,还是招呼我,喂喂,帮他看一下。我忍了又忍,始终没有爆发不满。背后了解到这名护士只是个正在应考的卫校毕业生,还要读什么加一年专科生,她是在这里实习,一个月还有千多块收入。我在侧面提醒她,病人需要真正的医生,不然病人心里会有阴影。不利于治疗康复。

图片 2

我答应了,其实我是想看看他开什么药物,并不想真要药物。可是,姐一下就帮我去付了费,还没等我反应,又催医生开单检查了。我想,这种昂贵的检查,在西方医生的眼里,平时是很少做的。这可能就是本地特色吧。但现代医学的用药什么的,几乎全盘接受了西方医学的剂量,外国两米一个的人大把多,量肯定大,但我们本地人也用那种量,我不敢想象。

导医似有所悟,就面带笑容的“黄医生黄医生的”喊我了。

他希望有人来安慰下此时脆弱的自己。他想起了特鲁多的话,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可谁来安慰无助的自己。也许自己当时也应该耐心地去安慰患者的吧。他为自己曾经的冲动和鲁莽感到愧疚。

检查要排队,要等几天。姐姐有点烦了,就说有事走了。在医院的一角,我孤独地看着路面飘起的秋雨。想想真的不能跟医生聊病情,就从回忆里寻求那些自己上演的温情。前几个月,我抽空到一个民办医院做医生,我对那些慢性疾病的病号,几乎很认真地听他们的诉说,甚至装出非常热情,面带笑容地倾听。那个八十岁的病号当说到是不是吃了发瘟鸡得病的时候,我才立刻打断他的话,不会的。

一听到叫我医生,我立马得到了职业感的认同,看病起来就更敬业了。但还是一丁点医学知识不说给病号,只是视触扣听地检查病人,或者机械地开开检查单,然后心里比较一下佳治疗方案,开处方。

黄医生轻轻地叹了口气。也罢,自己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也许理想和现实之间还有一段阴影,不如静下心来,学会适应,好好生存。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吧。他这样想着,少了许多浮躁,多了一份从容。他脸上的表情慢慢舒展开来。郁闷的心情放佛有一束光温柔地照了进来。

很多老年病是因为劳损造成的,就像老化的设备,轴承受力面肯定要损耗的。

大多数的病人也不问为什么是这样得病了,但总有些病号问为什么,或者是什么引起的疾病。这时,我就会沉默如石头虎,给病人说烦了,才回答,没事。好好休息。而医学知识根本不说出来给病号知道,医生有义务也可以没有义务地进行卫生宣传教育。我选择了后者。

是的,不要因为一次失败,就放弃自己的初心。黄医生默默在心里做了个小小的决定。只是,他也不知道,那个动不动就跑去为病人献血的黄医生还不会回来。

很多年前,我在这家医院学习过,我想我还是要去检查室看运气。我就起身,拐了几个走廊,走到了核磁共振接待处,向护士说明,我曾经在这里进修,我曾经在你们医院的报纸上发表过一首诗歌,但稿费都不要就跑了。护士看看我,才从机械的刻板面容中露出一点温柔,那好吧,你等到十一点看看。

我热热火火地做了两个月,收入不错,包吃包住,老板还久不久带全院人出去上馆子,到附近风景点旅游。我准备放弃春天和秋天的上班原则了,就打算在这个民办医院做到退休。不再到春天的乡下去当什么赤脚医生了。但一个会就把我撵走了。

我如愿以偿,我从核磁共振处做完出来,就跟检验医生说,我哪一节有问题啊。没有没有,都是很轻的。等礼拜一报告出来,你去问医生吧。

那个医院老板,矮矮的,发广告出生,竟然能当上院长,对医学一窍不通。可他却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在会上说他:俺讲了又讲,俺们医院来一个病人,是花了好多广告费才来的,请大家热情点客气点,但总有医生冷冷淡淡对待病人。俺们老板几个投资医院几百万,对得起俺们吗?

又是一个礼拜的漫长等待,当我拿着片子和报告单给了那位看病的医生时,他依旧面无喜色,好像更无血色。他只看结果,就要打发我了。我先下手为强,立刻洪水一般“呱啦呱啦”说出了专业的有关医学知识,并且掏出片子开始“上课”五分钟,瞧,这个椎间盘变窄了,瞧,这里变细了……我器宇轩昂,但要快,不能影响医生继续为其它病号看病。我的声音洪亮如钟,一个刚走出诊室的中年病号频频回头,还拿出片子,请讲给他听,他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医生这才认真地扫我一眼,露出了一点笑容。没有事,你多锻炼吧。

我洗耳恭听,并整了整男科医院的白大褂,不料又一句狠话箭一般袭来。老板望我一眼,黄麻子,请你今天到财务去结账。顺便脱下工作服。需要时候再喊你来。

是有点问题,但不大。我心里隐约是这种感觉,但我还是万分失落地走出了医院,仅仅带着那位医生刚刚一秒钟的笑容温情,一路走到对面。我一直在想,那些少见的和谐场合里,医生装出来的那些假温情的分量。

一切都在意料中,但我故作惊讶,为什么要我走?

病人告状,你冷冰冰,服务态度差,好多次了。

我的脑袋突然一激,老板的后一句话,让我从此学会了怎么做医生。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