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澳门葡萄京赌场 军统刺客刘戈青:如何暗杀伪外长陈箓_军事历史_好文学网

军统刺客刘戈青:如何暗杀伪外长陈箓_军事历史_好文学网



1939年2月中旬,春节之前的上海,寒冷萧瑟的冬天。军统上海区区长王天木的得力干将、被称为超级杀手的行动组长刘戈青,从南京的日伪内线处得知:南京伪维新政府的“外交部长”陈箓,即将回上海过年。早已奉命制裁汉奸陈箓的刘戈青,冒着风雨,叫了辆人力车,直奔法租界霞飞路上的东昌饭店,会合住在该处的军统行动人员徐国琦、朱山猿等人,商议刺杀行动方案。

图片 1抗战期间,戴笠陪同蒋介石等检阅重庆特警班。

抗战前期,军统进行暗杀活动为活跃的舞台是在上海。原因也很简单,上海有个号称“孤岛”的租界地,日军的势力罩不到这块地方,日本人外语不好,汉奸多半不学无术,对这儿管事儿的洋人还有几分忌讳。

陈箓,1877年出生,福建闽侯人,早年肄业于福州马江船政学堂,后留学法国巴黎大学,1907年获巴黎大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清政府修订法律馆纂修、法部主事、外务部郎中等职。辛亥革命后北洋政府时代,历任驻墨西哥公使、外交部外政司司长、外交部次长、代总长、驻法公使等职。1928年后,在上海赋闲,改任律师,1934年曾担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顾问。1937年上海、南京沦陷后,年已60、静极思动的老陈箓,与梁鸿志、温宗尧等人筹组伪维新政府,陈出任“外交部长”,甘当日本人以华制华的汉奸傀儡。他还凭借以前在北方任职时的关系,斡旋于南京伪维新政府和北平的傀儡政权“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之间,极力说服梁鸿志和王克敏南、北两个汉奸政权合流,以扩大伪政权的力量;因此成为重庆政府的心腹大患,被蒋介石批准为重要的刺杀对象之一。

密谋刺杀

这块“孤岛”对军统来说意义非凡。一方面在华界活动的军统特工碰上风紧的时候,可以随时撤入租界喘息,另一方面租界生活消费环境更为奢靡,许多汉奸和日本居留民经常到这里活动,甚至把家安在这里。这里自然成为军统特工对其发起攻击的良好地点。

陈箓上海的家在愚园路668弄25号,紧靠镇宁路口,处于华界和公共租界的交界处,是一栋三层的小洋楼。大的好处是安全,小楼东北紧靠公共租界意大利警备地区,南边是公共租界英军警备区,靠近沪西警察署,西距忆定盘路丁默邨、李士群活动的地点很近。陈箓还在家门口设置警卫岗亭,常年派两名保镖值守。

1939年2月中旬,春节之前的上海,寒冷萧瑟的冬天。军统上海区区长王天木的得力干将、被称为超级杀手的行动组长刘戈青,从南京的日伪内线处得知:南京伪维新政府的“外交部长”陈箓,即将回上海过年。早已奉命制裁汉奸陈箓的刘戈青,冒着风雨,叫了辆人力车,直奔法租界霞飞路上的东昌饭店,会合住在该处的军统行动人员徐国琦、朱山猿等人,商议刺杀行动方案。

1939年春节,上海法租界愚园新村25号陈宅,忽然传出激烈的枪声。

1939年2月18日是农历大年三十,上午陈箓从南京打电话给上海家中,告诉提前回沪为父亲打前站的儿子、担任伪维新政府“外交部”总务司司长的陈友涛,说自己将于下午3点抵达上海北站,要儿子安排接站。

陈箓,1877年出生,福建闽侯人,早年肄业于福州马江船政学堂,后留学法国巴黎大学,1907年获巴黎大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清政府修订法律馆纂修、法部主事、外务部郎中等职。辛亥革命后北洋政府时代,历任驻墨西哥公使、外交部外政司司长、外交部次长、代总长、驻法公使等职。1928年后,在上海赋闲,改任律师,1934年曾担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顾问。1937年上海、南京沦陷后,年已60、静极思动的老陈箓,与梁鸿志、温宗尧等人筹组伪维新政府,陈出任“外交部长”,甘当日本人以华制华的汉奸傀儡。他还凭借以前在北方任职时的关系,斡旋于南京伪维新政府和北平的傀儡政权“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之间,极力说服梁鸿志和王克敏南、北两个汉奸政权合流,以扩大伪政权的力量;因此成为重庆政府的心腹大患,被蒋介石批准为重要的刺杀对象之一。

风光一时的伪维新政府外交部长陈箓,被军统特工刺杀于家中。

陈箓上海的家在愚园路668弄25号,紧靠镇宁路口,处于华界和公共租界的交界处,是一栋三层的小洋楼。最大的好处是安全,小楼东北紧靠公共租界意大利警备地区,南边是公共租界英军警备区,靠近沪西警察署,西距忆定盘路丁默邨、李士群活动的地点很近。陈箓还在家门口设置警卫岗亭,常年派两名保镖值守。

伪国民政府外交部长上海被刺杀

1939年2月18日是农历大年三十,上午陈箓从南京打电话给上海家中,告诉提前回沪为父亲打前站的儿子、担任伪维新政府“外交部”总务司司长的陈友涛,说自己将于下午3点抵达上海北站,要儿子安排接站。

陈箓,字任先,号止室。福建闽侯人。1891年进法国人日意格参赞开办的福州船政学堂学习,后赴法国法律大学留学,因翻译《法国民法》成名。归国后步步高
升,历任北洋政府外交次长,代总长等。陈箓还曾在驻法公使任上和当时在法国勤工俭学的周恩来,陈毅,李立三等打过交道,多年后陈毅等人还记得这个“顽固反
动的封建官僚”。

当日下午3时,陈箓乘坐的火车准时到达上海北站。陈友涛带一群保镖在月台上接到父亲,簇拥着钻进两辆小轿车,快速开向设在上海百老汇大厦的维新政府外交部大楼,仅停留10分钟即离开,开回愚园路陈公馆。为防刺客,这一行人都穿戴同样的驼毛大衣和毡帽,从外表上很难分辨。陈箓安全回家后,松了一口气,放鞭炮,吃年饭,自有一番热闹快活。

陈曾经处理过巴黎和会时期和中国海军进驻黑龙江问题上的对日交涉,态度妥协退让。对这些北洋政府的高官时人观感不佳,称为“市侩神情财政李,洋奴态度外交陈,呵腰送客曾云沛,斜眼看人靳翼青”。

下午4点,刘戈青就得到陈箓已经回家的确切消息,立刻通知军统特工徐国琦等人,翌日下午4点在愚园路口的沧州饭店会合。刘戈青最后通知隐居在法租界一家旅馆的刺杀小组成员平福昌,次日早上9点到沧州饭店一楼大堂见面。

抗战爆发时陈已经退休。1938年,梁鸿志在南京组织伪政权维新政府,陈箓不甘寂寞,落水为奸,出任其外交部长,排名仅次于梁。

2月19日大年初一,上午平福昌准时到达愚园路口的沧州饭店。刘戈青已坐在大堂的沙发上。刘递给平一张字条,安排后者去喇格纳路一个姓刘的家里去取武器。刘嘱咐24岁的平福昌:“拿到武器,赶快回这里!”

出于对汉奸的惩戒目的,军统局下达命令,命令上海区制裁陈箓。1939年春节,上海站行动组组长刘戈青经过周密计划和准备,指挥部下潜入陈的住宅,突然出现在陈箓的家宴上,将其乱枪打死。

平福昌刚走,刘海山如约走进沧州饭店。刘海山并非军统成员,而是刘戈青的朋友,刘戈青对他以大哥相称。刘海山是东北人,曾担任过张学良的卫队长,非常痛恨日本侵略军,支持军统杀汉奸的行动;他在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干过,巡捕房里有朋友,租界里消息灵通;与陈箓家的东北籍保镖也很熟。开始刘戈青只是向他了解一些情况,通过他搞到了陈箓家的房屋布置图,后来又吸收他参加此次行动。刘戈青约他早点来饭店,是想再次核对一些情况。

陈死后,日本记者曾迅速赶去,但由于案情影响太大,未被允许进入宅第,所以流传下来只有现场外观和葬礼的照片。

刘戈青问:“海山大哥,陈箓家里的情况,不会有变吧?”刘海山说:“昨天,陈箓下午回家,过年祭祖,晚七点吃年饭,忙得很。”两人小声交谈,刘戈青再次仔细询问陈箓家的地形、房间等情形。计划先解决门卫,进大门;然后进厨房;从厨房通客厅的门进客厅。时间以傍晚六、七点钟为宜,此时为晚饭之前,仆役们准备晚餐,进进出出,便于活动。

刺杀陈箓的细节不再重复,可参见《铁血军破门而入
刘戈青刺杀汪伪外交部长》的内容

下午4时,徐国琦、谭宝义两人如约来到沧州饭店。看到刘戈青等6人已经到达,8人围在一个小桌子旁边坐定后,刘戈青分发武器,交代此次行动的任务:去杀一个姓陈的伪维新政府高官。行动时,刘海山、徐志浩两人在院外放风、观察;平福昌、朱山猿两人在院内房外接应、掩护;徐国琦、尤品山、谭宝义跟刘戈青共四人进客厅行动。然后,8人分作几批,三三两两离开沧州饭店,约定在愚园路上的渔光村集合。

晚7点,雨下得更大了。刘戈青站起来,穿上雨衣。七个人跟在身后,鱼贯走进愚园路688弄,分两边向25号大门扑过去。

特别行动

此时陈公馆的大门口,只有一个名叫宋海林的保镖带枪值班。他见两边来人面向不善,心慌意乱。刘海山一把夺过警卫的枪,和徐志浩一起站在门口,扮成警卫。平福昌、朱山猿用布将警卫的口堵上,拖进庭院,一边观察,一边监视。刘戈青带领徐国琦、谭宝义、尤品山进入厨房。

下午6时,8个人如约会合了。分开来在愚园路上走一趟,发现尽管天色已暗,凄风冷雨,路灯下行人倒还不少。不远处陈箓家大门口更是热闹,人们进进出出,看起来是些拜年的人。刘戈青招呼大家进一家酒吧坐坐。

厨房里几个男女正在忙活,突然看见几个身穿雨衣、手握短枪的人闯进来,目瞪口呆。刘戈青示意谭宝义、尤品山留下,两人一个挥枪示意众男女靠边让路,不准出声,一个举枪对准监视。刘戈青带领徐国琦从厨房冲进客厅。

晚7点,雨下得更大了。刘戈青站起来,穿上雨衣。七个人跟在身后,鱼贯走进愚园路688弄,分两边向25号大门扑过去。

此时,客厅里灯光明亮,丰盛的晚餐摆放在大桌上。陈箓夫妇正和来访的前驻丹麦公使罗文干夫妇聊天。徐国琦拔枪照陈箓脸上就打。刘戈青又补了几枪,陈箓胸
部、头部、颈部、腿部多处中弹。刘戈青对伏在地上战战兢兢的人说:“没有你们的事,我们只杀汉奸!”随即掏
出一张事先写好的标语,扔在陈箓身上。上书:“抗战必胜,建国必成,共除奸伪,永保华夏!”落款为“中国青年铁血军”。

此时陈公馆的大门口,只有一个名叫宋海林的保镖带枪值班。他见两边来人面向不善,心慌意乱。刘海山一把夺过警卫的枪,和徐志浩一起站在门口,扮成警卫。平福昌、朱山猿用布将警卫的口堵上,拖进庭院,一边观察,一边监视。刘戈青带领徐国琦、谭宝义、尤品山进入厨房。

陈箓儿子陈友涛在楼上,闻讯出来,和保镖一起向楼下射击。刘戈青一边还击,一边和徐国琦,连同陈家两个做“卧底”的保镖何鹏、赵玉定一起火速撤退。陈友涛等不知刺客有多少人,没敢追出。平福昌等释放了门卫,大家分头离开,一会儿就跑得无影无踪了。等工部局警务处接
到陈家报案电话赶到时,连刺客的人影都没有见到一个。

厨房里几个男女正在忙活,突然看见几个身穿雨衣、手握短枪的人闯进来,目瞪口呆。刘戈青示意谭宝义、尤品山留下,两人一个挥枪示意众男女靠边让路,不准出声,一个举枪对准监视。刘戈青带领徐国琦从厨房冲进客厅。

陈箓由于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平时保安十分小心,他的住宅东北紧靠公共租界意大利警备地区,南边是公共租界英军警备区,靠近沪西警察署,西距伪政权特工丁默
邨,李士群等活动的据点很近。平时出动经常几人穿一样的服装,以迷惑杀手,但百密一疏,终于在回家过年的时候被军统特工找到了下手的机会。

此时,客厅里灯光明亮,丰盛的晚餐摆放在大桌上。陈箓夫妇正和来访的前驻丹麦公使罗文干夫妇聊天。徐国琦拔枪照陈箓脸上就打。刘戈青又补了几枪,陈箓胸部、头部、颈部、腿部多处中弹。刘戈青对伏在地上战战兢兢的人说:“没有你们的事,我们只杀汉奸!”随即掏出一张事先写好的标语,扔在陈箓身上。上书:“抗战必胜,建国必成,共除奸伪,永保华夏!”落款为“中国青年铁血军”。

陈死后,上海各报竞相刊载特大新闻:“铁血军破门而入,伪外长即登鬼门”。

陈箓儿子陈友涛在楼上,闻讯出来,和保镖一起向楼下射击。刘戈青一边还击,一边和徐国琦,连同陈家两个做“卧底”的保镖何鹏、赵玉定一起火速撤退。陈友涛等不知刺客有多少人,没敢追出。平福昌等释放了门卫,大家分头离开,一会儿就跑得无影无踪了。等工部局警务处接到陈家报案电话赶到时,连刺客的人影都没有见到一个。

2月20日,上海各报竞相刊载特大新闻:“铁血军破门而入,伪外长即登鬼门”。南京伪维新政府为陈箓举行了葬礼,沪、宁两地均下半旗,并对陈箓家属发给10万元抚恤金。

刺杀陈箓非常成功,当时没有给警方留下任何破案线索。刺客们迅速离开上海,后刘戈青等5人奉命前往香港领赏。5个月后,当刺杀小组的平福昌、谭宝义两人再次潜入上海,准备谋刺汪精卫时,因事泄于6月29日被法租界和公共租界巡捕逮捕。经过5个月的审讯,由于日本宪兵的加盟,平、谭两人于11月8日终于供出刺杀陈箓的情形,当天即被引渡给日本宪兵队。于是各报9日再次竞相刊登新闻,陈箓被刺案的详情才大白于天下。

注:关于刺杀陈箓的时间,现在很多书籍和文章里都写为2月18日除夕之夜。笔者根据上海《文汇报》1939年2月20日报导,《新申报》1939年11月9日刊载的参加刺杀陈箓行动的平福昌和谭宝义两人供词及有关报导等以及美国研究上海史权威魏斐德的《上海歹土——战时恐怖活动与城市犯罪》一书,确定刺杀的确切时间是2月19日大年初一之夜。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