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www366net 青春荒唐我不负你 – 韩历文学网

青春荒唐我不负你 – 韩历文学网

如今步入高中的筱筱是个乖巧可爱的小女生,迈着轻巧的步子踏进重点中学的大门,她发誓,一定要考上山东师范大学,这是她高中三年奋斗的目标。

(一)

“我到底是什么”

“筱筱?哪位?出来一下。”

临近高考的日子,太阳有些毒热地炙烤着这个学校,林荫大道两旁浓浓的绿意也抵挡不了这紧张的气氛,闷热的空气让人焦躁不安。唯独有点生气的地方便是操场,放纵狂奔的自由也并不是人人都拥有的。何况体育艺考生照样活在高考的牢笼里——无可避免地戴着这沉沉的“镣铐”。

“欧小沫,你的宋熠枫回去找你了吗?”刚冲完澡出来,坐回到电脑前,点开好闺蜜墨锦儒闪动的QQ头像,我还是顿住了——墨锦儒知道宋熠枫离开我的生活已经一年有多了,如今她的言下之意是不是说他回来了呢?

筱筱茫然的抬起头,跟着讲台上的班主任走到了走廊。

“朱筱筱,朱筱筱——”语文老师盯了筱筱好一会儿,她却只顾望着窗外出神以至于忘了现在还在上课。这下好了,被点了两次名她才晃过神来。

宋熠枫,那个从初中到高中到大二一直陪着我的男生,吵了那一架之后竟悄无声息地选择交换生离开了,而且一年来杳无音讯。

“筱筱是吧?咱当个课代表吧……”

她慌慌张张地站起来,一脸懵然,尽管这样的神色稍纵即逝。

那一次吵架,我现在还是不知道因何而起。那天早上,宋熠枫说有事想和我说,晚上要我陪他去一个地方。由于我事先答应了李家安作为他的女伴一起去参加晚会,所以就推了宋熠枫。李家安是隔壁班的同学,刚开始他追我的时候轰动着两个班,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追了我好些日子,后来也成了我们圈子里的人,不过记得当时宋熠枫对他总是冷冷淡淡的。晚会现场,我看到宋熠枫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心里十分不爽,他明明跟我说过他对那些晚会活动不感冒。复杂的情绪,我喝了一点酒,散场之后,李家安送我回家,在我家门口又是一次告白。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我突然觉得,李家安一直这么为我付出,挺感动,我就“哇”地一声把头靠在他的肩膀,哭起来。李家安一直抚摸着我的头,直到我情绪平稳不哭了,他才离开。

“什么!老师,还没开始了解怎么当啊?”

“你来读下一个自然段。”

   “欧小沫,我到底是什么?!”在我打开门的瞬间,身后传来宋熠枫生气的声音。

“没事,这也是老师提供的一个接触老师同学的机会,就当语文课代表吧,我知道你写作方面很不错……”

“63页,第六段。”看着筱筱杵在那儿不知所以,同桌丁嘉琪小声提醒。

   “你什么意思!”我转身对着宋熠枫吼。

“啊……那好吧,我先试试。”

“哦……”筱筱柔柔地读着课文,她的声音就像她这个人一样恬静婉约,仿佛一阵清风灌醉了每个人的心。此时教室里安静得只剩下她清澈的声音和书本翻动的声音。

青春荒唐我不负你 – 韩历文学网。   “你的晚上有事就是要做李家安的女伴吗?”宋熠枫收起了他的愤怒,笑着说道。

筱筱无奈的回到教室,一扫视,全班的眼睛正齐刷刷的盯着她,筱筱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后,赶紧小步跑到座位上坐下。

等筱筱读完,老师不大高兴地示意她坐下。那眼神赤裸裸写着“下课到我办公室一趟”。

原本听到宋熠枫的话,我心里还有一丝的窃喜,可是他的笑刺疼了我。我没有再说什么,“砰”的一声,我关上门,冲回房间趴在床上哭了好久。

从那以后,每天收发作业成了筱筱最烦心的事,每次收到那几个捣乱的男生跟前,他们就开始逗筱筱玩,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其中最厉害的是郭寒,王炜,石尚和任嘉琪。其他的有时候还交作业,但是那个郭寒,几乎从来不交。

看来这堂课,朱筱筱注定要在忐忑中度过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没再见过宋熠枫,再后来他就去了G大。

高中第一个假期,筱筱在家上网,QQ好友通知,备注是郭寒。筱筱一看,头都大了,难道在学校欺负她还不够,假期也不放过她?点了同意添加好友,筱筱开始看郭寒的空间。

“铃…………”

   “没有,我没见过他。”我还是装作平淡地回了一句。就算时间过得再久,我还是不习惯,我还是在逃避他不在我身边的事实,谁都不知道我对他日渐浓厚的喜欢还要在大家面前假装无所谓。

“两米远的距离,安然如草木的无言。”一进去就看见了班花莫琼的留言,什么嘛,不就长得好看点,这才刚开学就和美女这么暧昧。筱筱不知道哪来的气,立马下了线。

下课铃声终于合时宜地响起,朱筱筱已经做好了进办公室的准备,等了半天,语文老师整理好书本走下讲台的时候并没有叫她。她心里紧绷的那根弦瞬间放松。

   “没见过就算,我们不理他了。明天见个面吧,我回来了。”墨锦儒为我感到一丝的心痛,这是我能深切感受到的。

两天的假期结束了,筱筱趁假期和那几个捣蛋份子好好聊了聊天,缓和了一下关系,最起码让她顺利收齐作业啊。除了那个郭寒,筱筱至今没和他聊过天。

“筱筱,你今天上课怎么回事?”倒是同桌丁嘉琪就开始盘问筱筱,还带着一脸坏笑。

墨锦儒是在高二的时候转来我们班上的。记得那一天,老师领着她进来的时候,我正在埋头做着我的英语试卷,听着同学的窃窃私语在耳边嗡嗡响,后来才知道当时大家都以为她是男生。  

地理晚自习,筱筱在收作文。地理老师进去了,筱筱正好停在郭寒的地方,走也不是停也不是,就往郭寒座位的地方靠了靠,想躲一下老师的视线。这时郭寒把筱筱抱的作业放到他的桌子上,然后自己使劲往里坐了坐。筱筱一愣,突然觉得郭寒眼睛很漂亮。

“我……没怎么——”

   “大家好,我是墨锦儒,以后请多多指教。”听到她的介绍,为了表示礼貌,我还是抬头看着她,男生长短的发型下一张精致的脸,恰好我的微笑对上了她的眼神,她转过头对老师说道,“老师,我可以和那位同学同桌吗?”

从此之后的假期,郭寒都会和筱筱聊天,俩人越来越合拍。与此同时,因为筱筱的单纯懂事,很多男生也不再和筱筱对着干,很乐意和她聊天。

“我看你一直瞧着外面呢!一定有心事,快说!”嘉琪不愧是女神的死党,任何细微的动作都难逃她的法眼。

老师看着墨锦儒,再看看我和我的同桌张怡,一脸的为难。

筱筱的座位在郭寒斜前方,每次郭寒过去,筱筱的同桌张怡都会和筱筱说:“唉,好正的脸,老天怎么就没赐给我这么个男神……”筱筱总是不屑的回一句:“班花在心里骂你呢,快学习吧花痴!”其实筱筱的心里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我……没有——”

张怡抓着我的手细声地说道,“欧小沫,我不要和你分开,你赶快拒绝!”

很快,高中第一个寒假来了。和郭寒聊天似乎成了筱筱的必修课,每天早晨都很期待的坐在电脑旁,一登录QQ就是郭寒发来的信息。

“喔!我待会儿还要去画室,嘉琪你要陪我吗?”筱筱立马转移话题。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墨锦儒就走到张怡的旁边,张怡不想动,墨锦儒一直站着,老师只好说道,“张怡,墨锦儒是新来的同学,让欧小沫带带她吧,你搬到前边的空位置吧。”

除夕前一天,大清早,筱筱正和郭寒聊得开心,突然看见键盘上有血,筱筱一惊,立马站起来,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原来是流鼻血了。郭寒让她快去躺着,别玩了。筱筱就跑去擦了擦,回头见期待已久的新电影上映了,喜滋滋的开始看。到了中午快11点,电影播完了,筱筱退出全屏,“我的妈呀,这么多”,点开右下角的QQ图标,全是郭寒发来的,问筱筱好了没有,筱筱赶紧回了一个:“早好了!”郭寒接着回:“那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害我担心这么长时间。”筱筱看着这句话盯着电脑屏幕不知道想些什么。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我陪你一起去!走吧——”说着嘉琪挽着筱筱蹦哒蹦哒地就走。

这一次选座,张怡和墨锦儒结下了“梁子”,就算后来大家成了好朋友,她俩也总是互怼。

假期总是转眼即逝,新学期到了。可惜开学没多久,又有烂桃花被筱筱摊上了:任嘉琪表白了!学校组织春游活动坐车去青云山的前一天,嘉琪把筱筱叫到教室门口。

朱筱筱从小就学画画,最喜欢的作品是梵高的《向日葵》。她说,她渴望像向日葵一样追随自己的太阳,那种向上生长的自由,那种震撼人心的坚强都是她的心之所向。只可惜,筱筱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从小到大,她就在父母的规划中规规矩矩地走着或许并不属于自己的路,就像一辆火车,准点出发,准点到达。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画画,但这画她从小画到大,久而久之已成习惯!她在父母的千呵万护中长大,从未吃过一点苦,受过一点委屈。她就像温室里的花朵,从未经过雨打风吹。按照她父母的计划,等她读完高中就会送她去维也纳学画画。每个人都羡慕她有那么好的家庭,有那么骄人的成绩。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人生半点都由不得自己做主!她不过是一个活在父母期望里的可怜人,为了不让父母失望,她只能一次次满足父母的期望……

我们几个,包括宋熠枫在内,有着美好的青春回忆。高考结束之后,我和宋熠枫考上了X大,墨锦儒出国,张怡去了B市。

“筱筱,我就不卖关子了,郭寒是不是喜欢你?”

“回来几天?”墨锦儒在国外上的大学,这几年,我和她也就是放假的时候能够见上。

“啊……不可能吧,我不知道啊……”

   “明天见面我再跟你详细说吧。我现在要去好好陪陪我家的老头子,请罪。“还没等我回复,墨锦儒的头像就暗下去了。

“那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我喜欢你吧?”

我关上电脑,拿起杯子,走到客厅,倒了杯水。看着这个我住了一年的小公寓,还有挂在衣架上那件打算送给宋熠枫的墨绿色大衣。

“啊……真的假的啊……但是我对你没有感觉哎……再说我高考之前是不会谈恋爱的。”

大二暑假那年,我爸和我妈忙着海外的生意,留给我一个空荡荡的别墅。为什么我会和宋熠枫从初中就一直形影不离呢?就因为我们的父母是多年的好朋友,后来成了邻居。宋家搬过来的那天,我至今还清晰地记住,宋熠枫的爸爸把我的手和宋熠枫的手叠在一起,说的那一句话“小枫,以后要好好照顾小沫”。宋熠枫离开之后,我就死磨烂磨我爸和我妈,让他们给我找一个小公寓,我自己一个人搬出来,一来我可以不用每天面对着宋熠枫的爸爸和妈妈那些关切的问候;二来我不想睹目思人。唯独那件大衣,我一直带在身边。

“那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快回去上课吧。”

刷着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还是忍不住哭了。宋熠枫,你不要再出现,否则,我会不放过你。恨死你,宋熠枫,我不会再喜欢你了。

筱筱木然的走进教室,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第二天春游,筱筱和张怡在前面打头阵,到了青云山洞底下,她两个就害怕了,洞里一片黑暗。这是嘉琪跑到筱筱前边,把筱筱帽子摘下来,让她牵着她,说道:“知道你不好意思,牵着帽子跟我走吧。”筱筱有些不情愿,背后张怡说:“筱筱你快点啊,吓死了。”筱筱只好跟着走,却没发现郭寒在最后表情黯然。

走着走着,筱筱发现帽子掉了,就弯腰去捡,但洞里一片黑暗一点也看不清,接着就是一双大手把筱筱牵起来,筱筱想叫,突然反应过来是嘉琪,筱筱开始挣扎着放手,但嘉琪将他握的紧紧的,筱筱手心冒汗,在有光的地方,用劲抽走了手。在回去的路上,筱筱头也不敢抬,心里开始厌恶嘉琪。

春游后的假期,郭寒对筱筱说邀请她和语文老师吃饭,作为语文课代表可一定要答应。筱筱很不解,但依然允诺着去了。吃完饭送她回家的路上,郭寒说:“嘉琪很欣赏你。”筱筱怕他误会,马上把表白的事说出来了,也表明自己没有答应他。郭寒又说:“在宿舍里,嘉琪问他舍友们把一个女生强吻了,她会不会答应在一起,所以你以后别跟他出去。”筱筱忙点头。

就这样的复杂关系熬到了高二暑假。班里几个好同学约好了去彩虹谷去玩,筱筱没有电动车,郭寒自告奋勇带筱筱,石尚带莫琼,王炜,任嘉琪一人骑一个。到了休息地,他们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莫琼问郭寒:“第一个喜欢的女生是谁?”郭寒笑着说:“你不是知道啊,还问。”那些男生都起哄说不知道,郭寒说:“就是那个公茗啊,也不算喜欢,才上小学,只是欣赏她学习好吧。”筱筱一听,心里突兀的疼了一下:本以为很好的关系,原来根本不知道那些他们都知道的秘密。

回去的路上,郭寒带着筱筱在最前面,一路上筱筱没有说话,郭寒问她是不是累了,筱筱很客气的说谢谢,不累。休息的时候郭寒还打哈哈的问莫琼:“美女一路都不搭理我,累了还是讨厌我啊?”筱筱听了心里五味杂坛。从那天以后,筱筱不再每天守在电脑前,但每次上网又期盼着些什么。

高三的恶魔生活开始了。筱筱所在的班级学习氛围很浓厚,就算和筱筱关系不错的这四个男生也用聪明占据了学习上风,唯有筱筱总是心不在焉。因为老师考虑到同学之间互帮互助学习效率更高,于是分小组排位。郭寒和莫琼是一个组的,筱筱恰好坐在郭寒后边,每天看莫琼和郭寒打闹,心里像有猫在挠痒。即便郭寒时不时回头和筱筱说几句话,筱筱也装作带答不理的。

阿尔卑斯。代表爱意的糖果。有天郭寒给了筱筱同桌张怡一袋阿尔卑斯,筱筱装作没看见,继续埋头苦干。不一会郭寒把同样一袋放到筱筱书桌上说道:“这是你的,别多想。”筱筱一听:别多想?不就是让她别因为收到糖就以为她喜欢她!筱筱气不过,但仍然装得很淡定的笑了笑。

筱筱生日不久后圣诞节就到了,生日是在家过的,几个好友发短信给了祝福,没有筱筱期待中的意外。圣诞节送平安果是表达感情的方式。但筱筱那一天什么都没收到,装作不在乎的回到宿舍,舍友急冲冲的跑到她跟前说:“这是任嘉琪给你的,怕你不要,让我拿给你!”筱筱尴尬的拿过来,上边有字,写着:看样子你生日那天00:00我发的信息你没有收到,我只是感到遗憾。

筱筱眼睛眨了眨:这个任嘉琪,还挺用心的。

筱筱和同桌很合得来,于是上课她们也闲不住,玩这玩那再说会话。张怡觉得这样下去高考肯定玩完,就和筱筱商议着换位,张怡就觉得前面郭寒的位置好,她过去肯定不会和高傲的莫琼说话。这一说可把筱筱吓坏了,坚决不同意。但第二天早晨,筱筱的同桌就变成了郭寒,张怡阴险的回过头哈哈大笑。

自从和郭寒同桌后,筱筱上课就没犯过困,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黑板不敢看他。两个人也经常说话,说着说着前边张怡就回过头来嚷:“你俩不会早就好了吧!这么能拉呱?”筱筱赶紧闭嘴。

有一天午休,筱筱实在很困,就和旁边写作业的郭寒说:“哎,你中午别睡觉,快上课了叫我啊!”说完倒头就睡,直到听见上课铃的声音,筱筱猛地抬起头来,发现旁边的郭寒还在睡,立刻火冒三丈用手拽郭寒的袖子让他起来听课,“啊……”筱筱低声叫起来,郭寒竟然握住了筱筱不安分的手,筱筱的脸刷的一下子通红,连忙抽出来。

在极度压抑下,高三总算没有白费,模拟考试筱筱和郭寒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毕业。时间转眼即逝。高考让人成长,筱筱考的不理想。在等待成绩出来的半个月里甚是煎熬。毕业第二天是同学聚会,全班同学几乎都到了。中午吃饭,筱筱被王炜灌酒,因为当时例假在身不能喝酒,筱筱一直在推辞,王炜当即问郭寒:“你替不替她,不替她就得全喝,哈哈。”“啊!为什么是我替啊。”筱筱一听就来了气,端起酒杯就开始喝,最后还是嘉琪看不下去了,赶紧夺过去了。不一会郭寒低声问筱筱:“你不是那个,怎么还喝酒?”“用你管!”筱筱立马翻脸。往回走的路上,嘉琪对筱筱说:“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筱筱,关于我喜欢你这件事,我放弃。”

这天回去,筱筱翻来覆去睡不着。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郭寒发来的短信:“今天对不起,我忘了你那个来了。过几天我们班组织了几个人去爬山,一起去吧。”

爬山的时候筱筱穿了一双帆布鞋,磨得脚后跟通红,还是忍着往上爬,郭寒在前边领路。石尚边爬边对郭寒说:“哥们,你家这位是不是个冰山啊,你要能搞定就牛逼了!”张怡也在旁边:“原来你们真有事啊,她那么扭的性子都跟着你爬了,有希望啊!哈哈。”

下山的时候筱筱已经一步也迈不动了,郭寒提议坐缆车下山,一人四十。

那些损友们都直摇头。

郭寒二话不说拉着筱筱就跑去坐缆车,筱筱脸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

坐到车上,郭寒说:“我不好意思说,等回家发短信吧。”

“算了,我还是现在说吧。”

“……”

郭寒什么都没说,已经拉住了筱筱的手,筱筱的手一抖,没有松开。

下山之后,郭寒拉着她到了一个树荫下,一下子从背后抱住。

筱筱身体一僵,就听见耳边说:“我爱你,好吗?”筱筱笑了。

郭寒以为她不答应,又问:“行吧?”

筱筱转过身去,正面抱住了郭寒说:“我等你这句话,等了三年。”

郭寒心里的石头落地:“我忍这句话也忍了三年,宝贝。”

接到高考成绩单,他们纷纷有了各自归属。

筱筱如愿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而郭寒也跟随筱筱报了北京的高校。

石尚笑说:“行啊,小子,有一手啊。”

王炜接话:“让我预谋三年我也ok啊!”

“哈哈哈……”

如果你青春年少一直深深的喜欢一个人,那就为了她做最好的自己吧。因为老天,不会让你一个人流浪。

莫琼,她在高一就和郭寒表白,但被拒绝了。

任嘉琪,考入中国民航大学,达成了自己的理想。

郭寒在这三年里做了许多无用功:偷偷买来筱筱喜欢的限量版阿狸书放到筱筱书桌里;写很多觉得筱筱
喜欢上别人的日记;为了请筱筱吃饭叫上语文老师当电灯泡,只是为了想问清筱筱到底喜不喜欢嘉琪;筱筱在山洞被嘉琪牵手,他难过的一个月睡不好觉;而阿尔卑斯,是因为郭寒怕筱筱不要才给了张怡一袋,那句别多想,是想让筱筱知道给别人不是想和别人好,可惜弄巧成拙。不过幸运的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