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www366net 有你如沐四月风

有你如沐四月风


初中时就学过朱自清先生的《背影》,后来,也有不计其数的人写过“父亲”。因为,父亲是无私的伟大的。多年以来,我一直想写写自己的父亲,但酝酿多次,终未如愿,我一直认为没有完全诠释父爱的能力。
父亲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人,他言语不多,但他的行动教我做人要诚实、勤勉,让我懂得只有付出努力才会有所收获,只有诚实信用才能做到坦然面对。
父亲是一个苦人。两岁丧父,四岁丧母,后来过继到一个家境较好的人家。继母对他很不好,也就开始了他苦难的童年。父亲没上过一天学,他除了放羊就是捡柴,成人后就进行田间劳作。
1963年,有人与继父母商量,让父亲顶他独子的名额去平顶山煤矿做井下工,因为那时村里是没有人愿去的。父亲不但没有象别人想的那样被井下“活埋”,还在单位学了不少的文化业务知识。因他为人诚恳,做事踏实,两年后就调到建井处作了一名技工。父亲文化不高,他只是参加矿务局的文化补习班,他经常向家里写信、汇款。后来,我曾见过他床铺下面厚厚的抄着毛主席语录的练习本,虽然笔迹如小学生一样,但字迹公正、页面整洁。
很小的时候,我对父亲的模样很模糊,是个不爱说话,很严肃的人,因为他工作在城市,我们还呆在乡下,他很少回来。在我们的心目中这也是一个最值得骄傲的理由,因为,他每次探假回来时,总会给我们带好多好多好吃的与好玩的,有时我们还可以到他那里住上一些日子。还有动物园里的狮子、老虎、孔雀等都是我们村的孩子甚至大人都没有见的,我常以此为荣,在小伴儿面前津津乐道。
小学时,我们就搬回到镇上了。我很调皮的,就像“小弗朗士”一样,惹事生非桀骜不驯,母亲也拿我没办法。有次他休假,老师也找到家里来了,尽诉我在学校的种种劣迹表现,他与母亲一直小心谦卑地给老师添茶续水满口歉意。老师走后,他没有说一句话就出去了,回来时带着一大把杨树条,他狠狠地抽打着我,就像在抽打一头不听话的犟牛,直到树条都打折完才罢休。那时我心里非常地恨他,恨他打人太狠且不带任何言语。

暑假,我一个人去平顶山玩。他带了几个同事在工矿路南边的一个小酒馆里招待我。他要了一大盘卤肉还有几个小炒,几瓶白酒我倒忘了,他给同事斟满酒后对我说:“你都初中毕业也放假了,学着喝一些吧。”那是我第一次喝酒,一杯酒下肚,胸中似一团火一样,耳目发热,有些飘飘然了。他的同事们夸他,说有一个比他还高还有出息的小子,父亲一直乐的合不拢嘴地张罗劝酒。那晚,是我见父亲喝的最开心的也是最高兴的一次。
那个假期,他不但让我与他同事的儿子一块学习,还一起去卖酸奶,我们各骑一个三轮车给一些学校、厂矿送奶,他总是在大门口等我回来后一起去食堂吃饭。一次我去洗碗,公共卫生间的地板因长期积水有些滑,我不小心摔了一脚,他拿了一条毛巾一边给我擦拭衣服,一边嘱咐我以后不要去洗了。再后来,即使我想去洗碗他也坚持不让我去。
假期快结束,我要回家上学了。他对我说:“你长大了,就用你卖酸奶挣的钱买点猪油吧,这里的猪油很便宜的,比家里要便宜好几块呢。”因为太重,又怕我一个人不方便,他就请假送我回来。我说:“我能一个人来,还不可以一个人回去吗?”他坚持不让。
我们下了火车已经是凌晨二点多,只好在汽车站等六点的早班车了。他说:“时间还早,你先睡一会儿吧。”看着他疲惫的样子,我知道他是下了夜班才与我一起走的,就说:“我没有瞌睡,你睡吧。”他说:“我不困,习惯了,还是你睡吧。”我在他的坚持下就在长椅上假装睡下了,过了一会儿,我起来说:“太吵,你睡一会儿吧,我看着东西。”他嘱咐我不要大意。在他睡了之后,我就将我的上衣搭在他身上,他很快地醒了,将衣服递给我说:“我没事,你还是穿上吧。”我推脱不过接过衣服,他又在长椅上睡去。一会儿,他就均匀地打起鼾来,我轻轻地将衣服再搭在他身上,可他还是很快地反映过来,又扔给我说:“我不冷,你穿吧,别再给我了。”这样,当我第三次给他盖上衣服,他没有发现,但没有睡多久又醒了,翘起头先看看我又看看他身上的衣服,然后一把抓起衣服近乎恼怒地扔给我说:“不是让你穿吗?咋还给我呢!”我真的有些怕了,赶紧接过穿上衣服。他也没有再睡,我们就这样地坐到了天亮。
那年父亲探假回来,我因为工作忙,早出晚归也没有时间与他在一起聊聊。那天一早就下乡去了,很晚才回来,妈说:“你为什么不早一些回来,不知道你爸要走吗?他本来是上午的火车,却一直等到晚上,说这次去又要好久才能回来,等着想给你说几句话呢。”我想父亲要与我说的不外乎工作要努力做人要端正等等什么的。因为父亲会把关爱子女当成一种人生习惯。 三
1999年,父亲光荣退休了,是一个做老总的哥哥将他接回来的,他没有带什么回来,除了两床被子与一些日用品,还有由国家煤炭部颁发的一本荣誉证书和一枚纪念章,他让我保存好不要丢了。我想这是父亲最珍贵的东西,这不仅是给他的最高荣誉,也是对他一生努力工作的评价。
父亲刚退休时很无聊,除了打理好菜园,就是读报看电视,有时也问我一些字的写法与释义,我忽发奇想说:“爸,我们一块去报自考吧,我陪你读个文凭。”他笑笑说:“为何陪我重来呢?不浪费吗?我眼睛花了,看不清字,能看电视就不错了。”我一直没有说服父亲,可能是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别人活的累的缘故吧。
父亲一个人在外的日子过久了,退休后在家与母亲也不很和睦,两个人也经常小孩似的为一些生活琐事而争吵。他主动要求到哥哥公司的一个花卉基地看场子,也好,花卉基地距我家只有几公里的路程,没事我就骑车带着儿子去看他。
每次去看他,他总是笑盈盈地上前,见我儿子喊着爷爷扑上前,他总是丢下手中的活儿张开没来的及洗的双手,与我儿子拥抱,还怕那没有刮尽胡须的脸扎着他,总是一幅胳膊紧拥双手张开仰面憨笑的样子。他总是将他已准备好的山果与他有空作的“土玩具”给我儿子。在招呼孙子玩时才问问我近来工作忙不忙?我总想:父亲的爱已部分转移了。
后来,我们想父亲年纪大了,让他回来住了些日子。可是,他与母亲依然是那样,只好又给他在姐姐学校找个看大门的工作,他在姐姐那上班,我们也都很放心。我依然每个周末带儿子去看他,去时总买些他爱吃的孝感米酒与卤猪蹄,他总会停下手中的活,坐下来与我聊聊。
有时,我喝醉了,他就送些水果与开水到我房间里,我与他一样一根接一根地抽烟,谈我的理想与工作,生活与婚姻,他总是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地为我递上一支已燃好的烟,我就会感到很舒畅很轻松。他平时话很少,喝了些酒后也会与我谈起他那些没能活着退休回来的同事,谈及他与母亲的婚姻爱情,谈及他现在的愁绪与快慰。父亲给我讲最多的就是为人要本份,不要与人计较,多学多干是最有好处的。我知他最后悔的是没有上过学,最值得骄傲的是比与他同去的同事们要幸福。男人之间有一种奇异的忧伤,我从父亲身上看到了我未来的影子。
我不知道父亲对我的感情,我只知道所有的父亲都是这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他们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这是我们男人共同的悲哀。再说,父亲与儿子的感情是截然不同的,父亲爱的是儿子本人,儿子爱的则是对父亲爱的回忆。
如今,我的父亲已经63岁了,他依然很快乐地工作着,因为他有一个期侍,就是每一天他有与亲人相聚的美好时光。愿我的父亲健康快乐。

母亲对我的爱,似乎总没有父亲表现得那么明显。

    小时候,父亲在外地工作
,母亲一人在家务农,带着我和弟弟。烦躁的时候,她会骂我们不听话;和弟弟打架的时候,似乎落在我身上的巴掌比落在弟弟身上的重;过年的时候,好不容易冲的红糖水,似乎弟弟的比我更甜更多;当我为弟弟不帮她做事教训他时,母亲反而会责骂我。

   
 然而现在,回忆起在乡下过完的十一年时光,留在脑海的,只有每天早上上学前,坐在矮板凳上,端一碗母亲炒好的菜饭或者蛋饭,拌上一坨猪油,香喷喷地吃着。等母亲为我编好长长的辫子,再呼朋引伴欢快地上学。

   
 97年大学毕业工作后回家看母亲,正好母亲和几个人坐在街边聊天,说街上谁谁谁舍得买衣服。母亲看着我,抱歉地说,我们亏欠了你啊,读书时没给你买过什么好衣服。现在自己赚钱了,多买点好衣服穿。差点泪涌,记起了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母亲带着弟弟到爸爸工作的镇上去了,我因为小学只剩下最后一年了,就没跟去,寄住在姑妈家。小学毕业前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妈妈特地从工厂请假回来,带着新买的漂亮的紫花裙子,让我荣幸地扛上了学校的旗帜,走在了游行庆祝队伍的最前面,收获了不少艳羡的目光。后来大了,因为自己执着的读书梦,一直在外面住读,高中、大学都是自己买衣服,从来没有觉得不如别人。毕竟八九十年代的中国,还是一个欣赏朴素美的时代;毕竟有一个双职工的父母,比起好多父母务农的同学,我手头比他们都宽裕。对此我常常是心怀庆幸与感恩的,而母亲,却总是为自己没有将最好的给我而内疚。

www366net,    00年底刚生了孩子
,伤口好久没愈合,月子里是母亲过来照顾的。虽然事事不用操心,但有时候还是忍不住要亲自去抱抱孩子,母亲看不过去,抱怨说:我心疼你,你就多休息。你倒好,又心疼自己的娃去了。唉,真是自己生的自己疼啊……

   
孩子小,父母只能两地分工:父亲不会做饭,就来帮我带孩子;弟弟弟媳在外地工作,母亲就在家照顾侄子读书。虽说父亲在我这,但母亲一直不放心,因为开大货车大半辈子的父亲做家务是个彻彻底底的门外汉。打电话的时候,母亲总要叮嘱父亲,买菜要天天换花样,地要勤拖,要记得拖门背后,洗碗要洗干净点……父亲不胜其烦。带孩子上十年,父亲在母亲的遥控指导下,家务居然干得井井有条了:买菜,洗衣,拖地,样样精通;有时我们不能做饭时,他还能做出女儿爱吃的菜。母亲很是得意。

   
 孩子们都大了,父母也闲下来了。住在小街上的父母闲不住,虽然好多年没干过农活了,还是接点街边村子里无人耕作的地种种,找点附近工厂力所能及的事做做,倒也充实。没事的时候,总想叫父母来住几天。父母总是来去匆匆,说住我这里没事,闲不住;说住在这里生活贵,花我们的钱不好;总是一来就扛一大袋乡下的新鲜米,买一大袋乡下的新鲜菜;每次匆匆而来,最多住个三两天就走,走的时候还要塞给女儿零花钱。然而,一旦我们这里忙了,老公生病住院的时候,积攒的换季衣服要大洗的时候,周末加班或外出,无人照顾女儿的时候,母亲总是及时赶来,忙完了就走。

   
 最近一次母亲过来,是四月,她的生日将至。本来是打算周末回去给她过生日,母亲不同意我们抛下上课的女儿回去;叫她和父亲一起来住几天,她也不愿意,说附近蛋厂缺人,正忙着哩,一天可以赚大几十块钱哩。正好跟着老公原先报名的单位的一日游推迟到了这一周末,牙医又打电话叫女儿这周去看牙齿。于是打电话叫母亲来照顾女儿一下。母亲立刻辞掉手上的活来了。

   
四月的周末,春光明媚,我和老公心无牵挂地在外面开开心心玩了一天。母亲一大早带着女儿先看牙医,再送去上课,回家后洗完了我积攒在一起的冬衣,做了正宗的家乡菜等着晚归的我们回来。

   
第二天,母亲的生日,派弟弟去提蛋糕,糊涂的弟弟居然拿了个六十的生日蜡烛回来了,而母亲其实已经六十五周岁了。母亲开心地笑着说,老是六十岁就好了。尝了一小块蛋糕,母亲高高兴兴地看着我们分吃完蛋糕,又到厨房去忙活了。不一会儿,就传来了熟悉的香味。突然悟出:在母亲的心里,被我们需要着才是最大的幸福吧。

   
有母亲的感觉真好,四十多岁了,和母亲在一起时,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小姑娘。上了公交,母亲第一反应竟是帮我抢个座位;菜场买菜,不管多重的菜,母亲双手提满了都不要我提;进店买衣,母亲只选便宜的给自己;回到家里,只要母亲在,拖地,洗衣,做饭,洗碗……我想都别想。母亲说,平时我帮不着你就算了,我在这里,你就歇着吧。

   
我于是躺在沙发上,吃着母亲削好的水果,看着喜欢的书,在春风沉醉中,享一片岁月静好。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