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澳门葡萄京赌场 www366net梦中情人 – 韩历文学网

www366net梦中情人 – 韩历文学网



情主人言:《梦中情人》是一篇爱的告白,是一篇自我描模,是一篇心酸血泪!文中人物名皆用虚名替代,此可避免不必要的人身冲突和思想负担。我谨以此文致我最爱的人!我想告诉你,我爱你,或许只能爱到这里了!你心里不曾有我,我的世界却一直有个你!苦苦纠缠倒不如彻底了断!我衷心祝愿你幸福,安乐www366net梦中情人 – 韩历文学网。!这份祝福似乎来得迟了些,但我仍希望你能看一下!虽然文章朴实无华,但却句句出于肺腑。我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想,不想我们最终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但纵使我虔诚地十步九叩到你面前,你也不屑于多看我一眼!我真是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让你开心快乐!你是花,我是土;你万众瞩目,我却无人问津!否泰如天地的悬殊,是我冒犯了,对不起!
但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是真心爱过你!

  外面下着雨,欣欣有点急事,就匆匆出去了。
  欣欣是坐车走的,一时紧张雨伞就落在了办公桌上。宋健上完课回到办公室,想回到住处,可外面下着雨,忍不住问:“这是谁的雨伞,我可以用用吗?”
  一个同事和他开玩笑说:“欣欣知道你没带雨伞,特意为你准备的!”
  “哦!”宋健一下子僵住了。这一段时间,他一直暗恋着欣欣,但无论是纵向比较还是横向比较,都有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感觉,所以望而却步。
  想也没想到,欣欣对自己有意思,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宋健把伞拿在手里,那把伞小巧玲珑,真的如欣欣的手一般,柔软细腻。他慢慢走出办公室,那个同事还忍不住抛来一句:“学校后面有个断桥,那里才有浪漫的感觉!”
  听同事这么一说,宋健的脸刷地红了。他和欣欣都是才毕业的大学生,还在一个办公室里办公,油然地生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感触。他对欣欣有意思,常不由自主地偷偷地看人家,连同事也察觉到了,就有人劝他积极点、主动点、大胆点;但他觉得此事仓促不得,还得探探对方的口吻。
  几经周折,宋健终于打听到欣欣对自己的评价:猪头猪脸猪脑子,一无是处!他一下子如泄了气的皮球,彻底绝望了。
  “天无绝人之路”,没想到欣欣竟然回心转意了,宋健高兴得心花怒放、手舞足蹈。他打着伞,漫步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感到在牵着欣欣的手,沉溺在爱的甜蜜中。
  鬼使神差,他没有回去,真的转到了学校后面的断桥上。
  宋健坐在湿漉漉的石头上,望着雾霭濛濛的远方,浮想联翻。他抬起头,忽然发现伞把的上面,系着一个小包,像是为自己准备的。他急不可耐,打开了那个小包——女人心细,是一小包巧克力。
  宋健吃着巧克力,有种云山雾罩的感觉,优哉游哉,飘飘然起来;此时的他,真的比许仙还要浪漫,可惜欣欣没有来,未免有点缺憾。
  宋健回到住处,特意做了几样甜菜,这是大部分女人喜欢的味道。他心知肚明,料想欣欣一定感兴趣。
  吃过午饭,宋健回到办公室,发现欣欣正发脾气。
  “谁拿我的伞了,也不说一声,有没有家教?”欣欣怒不可遏。
  宋健的心一下子变得拔凉拔凉地,什么都明白了!

www366net 1

秋天的风像是个可怜人的哀叹–轻轻的,却又带着难言的忧伤。

走得晚了

他叫许诺恒,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今年已上了高中了!

公交车上也就四五个人

今天,天色显得分外阴沉,风也变得寂静了。在山的那边,游来了几缕灰暗的云,它们很是轻盈,风一吹就散了,就好像是一个凄美而虚幻的梦,经不起丝丝缕缕的风雨侵袭。时间滴答滴答的走,灰云来的愈发多了,快了,厚了!他穿着一件破旧发黄的花格子衬衫仰着头立直了身站在堂屋大门前磨得光亮的石级上,双眼微眯着看那天空中愈聚愈多的乌云,霎时间百感交融。他忽然想到了她,一个叫做欣欣的女孩!

挑个靠窗的位置

他收了晦涩的目光,转身径直跑到独属于他一个人的小屋内。他从一座破旧的也是他家唯一的沙发上翻到了那一个他从初中就开始用的书包,很是慎重地从书包里取出了一本整洁如新的笔记本来。他用擦桌布使劲儿地擦了在沙发前立着的大圆桌上的油渍和污垢,擦桌布已用得发黑了,而那张大圆桌至始至终都像是一个忠诚的奴仆一般一动不动地立在沙发前!擦净了桌子,他又在柜子里找了几张旧试卷垫在桌上。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才将笔记本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随后,他又在书包里掏出一支已经掉色的如小指般粗细的钢笔来。他戴上眼镜,俨然一副学究的样子。翻开笔记本,紧握住钢笔的他,眼中荡漾着激动的神采,嘴角也裂开了一丝愉悦的微笑。是的,他又要开始写作了!他凝神细思,忽然笔尖像是着了魔似的哗哗动个不停。只见他写

搁好雨伞

欣欣,我不知道该用何种语言来表达现在我心里迫切的感受。我感觉我快要死去了。我眼中的天地塌陷了,一波接一波的惊涛骇浪朝我涌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让我的耳朵嗡嗡直叫。远处参差错落的房屋被淹没了,那些被卷在风口浪尖上的人们奋力地挥舞着双手,声嘶力竭地大呼救命,可往往话还没出口,整个人和声音又被紧接而来的巨浪湮灭了。远处峥嵘的高山也被它吞入腹中。那些猖狂的山野猛兽,无助地,凄厉地叫着,往日呼啸山林的霸气早已不知何处去了!我想要逃离这一个悲惨的世界。我害怕,我害怕巨浪的血盆大口在下一秒就把我吞噬了。撕扯得地动山摇的狂风正像我卷来,它像是死神的神鞭,只要略微地沾着碰着就得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死无全尸,那是毫无悬念的。在这里,我真成了一个无助的孩子了–我只能蹲在沙丘上双手紧紧地抱住压在两腿之间的头颅,让那一场暴风亦或是巨浪撕扯着我的身体,让我微渺的灵魂从此寂灭。可是我不甘心啊,我不信命运,我也不能让命运主宰我的生活。这一生,虽然活得艰难,但在这曲折萦回的人生道路上也得要留下我的足迹啊,即使不能名载史册,流芳千古,至少也得拿得出我曾在这滚滚红尘中活过的证据呀!还有,我还有太多的眷念放不下,那全部的眷念便是你呀!你便是我此生永恒的牵挂啊!我还有太多的事要去做,爱你,守护你是我这一生的使命呀!

落了座

他顿了顿,左手立在桌上托着腮帮,头向左斜倚着,目光盯着被房檐水浸得发黑的楼板一动不动地沉思着。一时间,整个空间都变得寂静起来,只有几声如风般轻柔的鸟叫声在空气中回响。沉寂半晌,他忽然紧皱着眉头,布满血丝的眼里透出一股难言的坚毅来。他舒展了两下握笔握得酸疼的右手,又埋着头奋笔疾书了。只见他笔风一转,写道:

斜前方一点钟方向

梦里的相遇是一场华丽的电影。你是毋庸置疑的女一号,每次你都是风姿绰约地盛装登场。你站在杨柳沉烟的断桥之上,雾霭朦胧了你清秀的容颜。娇柔的风扬起你缕缕青丝,风吹过,却吹不尽你眼里氤氲着的忧伤。你就静静地倚在被风雨侵蚀得斑斑点点的断桥石栏上,任风飞舞着秀发,神情黯然,像是天边离群的孤雁。

坐着个学生

我斜靠在断桥边古老的青石板铺就的巷子边上,眼角的余光时而转向那熙熙攘攘来往的人群,时而又装作漠不经意地看一眼断桥边伫立着的你,生怕了下一个转身你就烟消云散,踪影绝迹了似的。我怯懦的目光不敢停留,只是偷偷地,短暂地去看你一眼。也许你知道,也许你不知道,也许你什么都知道。

十五六岁

人生需要挑战,更需要超越!就在那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我冲破了紧囿着内心的牢笼,一鼓作气地对着你说,我喜欢你!你说你不需要人的喜欢,莫把真心错付了!我说,既然决定了,就信步直前,无论结果,只在日后回忆起时,能挺起胸膛豪言阔论地说,我无悔于曾经那至死方休爱恋!即使终不能携手并肩,患难相持,也悦然于如今这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着追求。你生气了,冷漠与绝情像是六月的寒霜泼撒在我猝不及防的身上,心上。漫天的寒气犹如恶魔的爪子一层层剥解了我的身体。它狰狞的诡笑,森冷的笑声,有若一把把尖锋的短刀削过,射穿了我百孔千疮的心。我再无力去反抗了,能做的唯有仰天长叹之后一声沉重的急扑之声了。扑–皑皑白雪冰封的世界里终归沉寂了!

长发及腰

他握着笔的手颤抖着,两眼猩红,这次却与日往日不同,少了使命压抑着的滚滚热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现在每当他一感到无由无尽的凄苦与痛处时,心底里就会传来一阵强劲的呐喊,它给予了他坚强与奋进的力量–宽容,原谅,淡忘!他放下手中的笔,用手背去感受发红的脸颊上传来的滚热的温度。这也是他一个异于常人的地方:每次当他写文章写得兴起时,双眼会变得猩红,双颊会变得滚烫。他双目炯炯有神地凝视着前方光线昏暗的房间隔板,嘴角一弯得意的笑绽得格外灿烂,像是神采奕奕的旭日一般流溢着新生的力量。或许是平地而起的光芒更显辉煌!

蓝衣白裤

他收起嘴角的浅笑,又是一番严肃的神色,承前之情,握笔叙道:

蓝包白鞋

在这星期里,我已在梦中见你三次了。每一次在梦里相遇,每一次想要说我爱你,每一次被你无情地否决,每一次黯淡了希望,我却都还坚持着,等待着铁树开花的那一天。我是真的拗不过我这颗爱你的心啊!梦中总是看不清你的样子,朦朦胧胧,想凑进了看,脚步刚踏出几步,你就像过眼云烟般地消失不见了,只剩我一人在风中带着迷惘的神色四处张望了!我着急地跺脚,我穿街过巷祈盼着能追到你袅挪的翩翩身影!可尽管心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却再见不到你了!

靠着椅背

古巷旁边有个拄着根竹杖,下端开了裂的,银发乱堆,衣衫褴褛的老妇人。她放光的双眸看着我,泥灰乱舞的脸有意无意地对着我笑道:“小伙子,你这样找是找不到的!”我惊疑地问:“老婆婆,你知道我在找什么吗?”她拄着竹杖边走边笑着说:“年青人的事无非那一点自认为旷古绝今的绚烂花事。而事实上这多少的女怨男痴如出一辙,毫无新意可言。百善孝为先,人皆自栩至善至明,又有几人为孝事,秉孝义,存孝心?孝顺,莫说孝了,连最基本的顺都做不到!世态炎凉,风气日下,这平添伤感的事不说也罢!你是在找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老婆子没说错吧?”“老婆婆,小子无能,让您失望了!”我心下骇然!既对她的高论万分敬佩,又对自己的无才无德大感羞愧!但心里却始终放不下不知所踪的你,乃问:“您既知晓,那您看到了吗?望您指条明路吧!”她叹了声:“罢了,罢了!能度脱几个总是好的!小伙子,这世间的路有千条万条,何苦非要走情路这条风雨不测,坎坷多磨的死路呢?有志者,应学以自立,奋而自强;豪杰者,宜匡扶社稷,指点苍穹!男欢女爱者,情之末也;情系天下,情关人民,情之至也!”她说完,又是一番疯笑。“走了罢,走了罢……”那邋遢的身形越走越远,那疯疯癫癫的笑声中好像在说着些什么!我凝神细听,只听她说道:
“旧梦新愁一场空,痴怨千结泪影中。欲问佳人何处去,遍尝秋雨继西风。来匆匆,去匆匆,韶光渐逝影无踪。痴情人,水月镜花尽归空!”

打盹儿

我欲寄言相问,声未出,已明其理。故止。

睡着的姑娘

写完了煞笔。他停下手中的不断磨娑的笔,轻笑了一声。声极弱,像是五脏六俯里传出的声响,那么轻,却又那么浑厚。他站起身,左右活动着勾得僵硬的脖颈,冲了一杯热茶,抬起头,沉思半晌,忽然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提着笔,又是一首新诗缓缓而来:

黑发下披

落叶风零的秋天,花儿凋落了容颜。我在这暗暗祈祷,历一番夙世情缘。终将是天道好还,你迷醉了我的眼。渴求的轰轰烈烈,现实却爱得可怜。思忆你回眸一笑,心若千刀轮着剜。你是悬崖上的花,香肌如雪貌如兰。你叫我别去摘采,我却是勇往直前。终于直面了伤痛,悲戚着哽咽难言。我的心肺在滴血,鲜血浸染了花瓣,我手捧滴血的心,忍着痛到你面前,你只是嘿嘿地笑,笑了声我不喜欢!命运的无情捉弄,却让我情何以堪?梦儿啊美仑美奂,却终究是场梦魇!你心里不曾有我,你却是我一片天。下个梦里再相遇,下个世纪莫念牵!漫问红尘多少爱,朝夕聚散幻云烟?

唇眼紧闭

他放下手中的笔,抿了一口浓茶,顿觉神清气爽。走到堂屋大门前,他轻叹了声:多情自古空余恨,笑怒为红颜!此情若是长久时,何须争朝夕的相见欢!
那天空中的乌云散了,却不知再来时又是怎样一般光景……

公车,开的慢

情主人志:滔滔千言,始于情,而非止于情。

像外婆家的摇椅

贴着椅背,把着身子,晃荡

发丝却调皮地倾泻在脸、胸前、校服上

没个正行

过了一阵儿

想是发丝撩到了脸颊

发痒

一侧,一撩

发丝统统拢到右肩

露出大半个左脸

白净

女孩儿左手拎一奶色塑胶袋

被内里的物什撑得方方正正

像是个什么礼物

温顺,乖巧地窝在女孩儿膝上

而手,紧拎着

女孩儿嘴角挂着笑

想是入了梦

……


脑洞分割线


这几日萧萧是掰着手指头数过来的

这当然不是用来计高考时间

也不是算还有多长时间下课

她又数了一遍,又抿嘴笑了一次

同桌用胳膊肘捅捅她

在桌子中间写下

“发神经了”

以及

“?”

萧萧回她一个白眼

端端正正地写下

“我生日快到了哟”

“so?”

萧萧斜瞄一眼同桌,趴在桌上,依然笑,甚而抖起了肩膀。

长发洒满后背,像个妖精

“真神经了”

同桌讪讪地把玩萧萧头发,眼神不由自主地飞到了第三排

这几日,坐在第三排的阿莫是掰着手指头过来的

这当然不是用来计高考时间

而是来算还有多长时间下课

“十”

……

“九”

……

“八”

……

同桌用胳膊肘捅捅他

竖起课本,压着声音问

“喂,发神经了?”

阿莫抓过笔,在课本空白处潦草地写:

“萧萧要过生日了”

同桌赁出竖课本的手,抢过笔

“so?”

阿莫扭头瞄了一眼萧萧,回过头,继续掰着手指头:

“六”

……

“MD!真成神经病了!”

同桌低声骂一句,趁阿莫凝视秒针的间隙,趴在桌上回头,觑一眼萧萧,又趴起来,课本依然立在桌上,遮挡住了大部分视线。

“萧萧”

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了十几分钟后,阿莫第三次从凳子上站起、回头,看见萧萧还趴在桌上,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他只得再一次翻开模拟题册,一目十行地扫过去,抄起圆珠笔,摇头晃脑地在上面乱涂。

“好巧啊”

有人拍他

“你也走这么晚哦”

声音伴着洗发水的香味儿飘了过来。

“萧萧!”

阿莫猛地从座位上惊起,手里抓着没来得及放下的圆珠笔。

“吓到你了哦?”

萧萧笑了,把蓝布书包拿在手里。

“走不走?再晚就没公交车了”

“啊?……走,走!当然走!”

阿莫把笔甩在桌上,抄起书包,从位置蹿出来,跟着萧萧走出教室。

初夏的雨刚揉过道路两旁的草坪,炼出一抹又一抹青草香,掠过鼻翼,

一阵又一阵

夹着夜风

熏人。

“你怎么这么晚?”

“我头有点晕,就趴了会儿,你呢?”

“啊,我也是啊,头也晕的”

“噗嗤,好吧……”

“……对了,你……你的生日是不是快到了?”

“是吗?我都不太记得了”

“就是明天嘛,你打算怎么过”

“没想过呢……”

“……”

路灯驱走黑暗,用灯光搭起一个又一个橘黄色的椭形舞台。

夜风的声音忽然就变大了

“呼呼”、“呼呼”

直呛耳朵。

“我来给你过咯”

阿莫递给萧萧一个白色礼品袋,里面盛着个四方盒子。

萧萧眼睛分明亮了,夺过袋子:

“哈,你真的记得?”

阿莫右手掩住尚在狂跳的心,扬起头:

“那是!怎么不记得!背错课文我都不会记错你生日!”

萧萧抿嘴笑了,笑声杂在夜风里飘远:

“算你有良心,不枉咱俩认识快两年”

“当然!”

阿莫提高音调,喊:

“别说今年啦,以后每一年都给你送生日礼物!”

“切,别骗我了”

“真的,真的”

阿莫急了,拦住萧萧:

“可以赌咒!”

萧萧站住,路灯和煦的光罩住她俩,黑发在昏黄的椭形舞台上泛出柔光。

“我相信你”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