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澳门葡萄京赌场 冰糖葫芦 – 韩历文学网

冰糖葫芦 – 韩历文学网



那是我从湖南调来湖北的第十三个年头,每年暑假,爸爸妈妈和姐妹们都要开着专车带上丰厚的礼物来湖北看我,每次都是来去四天,在十三年里已经形成了规律。爸爸是抗日老革命,享有很多特权,但爸爸在位的时候,从不谋私利,从不搞特殊化,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每年的暑假局里领导知道爸爸要带领全家人上我这儿来,主动安排好小车,仅这一点儿事爸爸没有推辞,说四天就四天,绝不会多呆一天。

图片 1

一九九八年爸爸已经离休,局里小车把爸爸妈妈送来我这里以后第二天就返回了湖南。爸爸妈妈终于决定在我这里住段时间了,我高兴得围着爸爸妈妈直转圈:“爸爸妈妈万岁!”爸爸亲昵地责我:“瞧这小兔崽子熊样,哪像个做了妈的人”。我那时上班的地方离家有三四十里地,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双休日就陪爸爸妈妈逛逛街,或聊聊天。看着这对相濡以沫的白发老人肩并着肩手挽着手,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这几天在杭州火车站、机场、汽车站,来了一波波外地孩子

有一天带着女儿一起陪爸爸妈妈去工人文化宫玩,爸爸一眼就瞧见了一个骑自行车正在吆喝卖冰糖葫芦的东北汉子。不用说是那浓浓的乡音吸引住了爸爸,爸爸的脸上立即荡起了稚嫩的春风——啊!久违的冰糖葫芦,几十年没有尝过你的味道了。爸爸边说还不断抽吸着鼻子,那窘态真像个贪吃的三岁孩子,女儿在一旁偷偷地笑了,妈妈讥讽地笑着说:“你几岁呀,馋成这样?”

小候鸟,杭州欢迎你们

是啊!爸爸十七岁扛枪打日本,七十七岁与世长辞,在离开东北老家的六十年里仅仅回过三次老家,第一次是抗美援朝经家门口过,请了五分钟的假进屋看了下父母。第二次回老家是爸爸平反以后,带着他的全部浩浩荡荡回了次老家。第三次是爸爸一人回去的,他不要任何人陪同,走的时候爸爸说:“我这辈子就回这最后一次东北了”。爸爸是个从来说话算数的人,这次也真的算数了,爸爸呀!这次您就不该算数,一辈子就不能说一次假话吗?

何大哥和孩子们 杨一凡 摄

爸爸对家乡的眷念,对儿时的眷念我能深深体会到,赶快跑过去买了四串冰糖葫芦,给爸爸两串给女儿两串,我和妈妈都不爱吃甜食,爸爸接过糖葫芦左右比划了几下才塞进嘴里,爸爸是怕把满嘴贪吃的假牙给弄掉了。爸爸津津有味的吃着冰糖葫芦,吃着吃着眼泪夺眶而出……
两串冰糖葫芦让爸爸又回到了他的童年,爸爸此时肯定在想他的小伙伴,想念他的亲人,思念那片生他养他的黑土地……

昨天中午时分,杭州火车东站。

爸爸一口气吃完了两串冰糖葫芦,弄得嘴上脸上红扑扑的,拿着两根空竹签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很理解爸爸,这意味着他从过去已经切换到了现在,是知足的表示,再不用问他还想不想吃。女儿赶紧跑去买了一瓶矿泉水,用纸巾把爷爷的红嘴唇红脸,还有自己的红嘴唇红脸洗净了,这爷孙两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开心地笑了……

在一处旅客到达口边上,龙大哥和妻子坐在到达口附近的石阶上,眼睛不时盯着显示牌。不多久,龙大哥最先站了起来,来到门口,朝里张望。妻子也跟着站起来,来到玻璃门前。

随着闸门开启,来自八方的乘客提着大包小包,从闸口涌出。夫妻二人马上站定门边,踮起脚往里张望,蓝色的短袖衣服,后背被汗水浸湿了一片。

终于等到了!

龙大哥的三个孩子过了闸门。夫妻二人赶快上前,快大半年没见了。

这几天的杭州火车东站、机场、汽车站……出现了一波波赶来城市和父母团聚的小候鸟。

带着8个孩子

颠簸10多个小时来团聚

龙大哥老家在湖南湘西,他在绍兴打工。

“出来10多年了,家里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的都上高中了,一直都在老家上学。平常都不怎么见得到,也就过年回去的时候才能待几天,今年是他们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我们也担心。”龙大哥说。

拎着行李,一家五口踏上了电梯,龙大哥满头大汗。“老家暑假到这边的孩子不少,车票也不好买,得赶紧走,要不去绍兴的票赶不上了。”龙大哥说。

上午11点多,南5到达口,七八个背着书包的孩子跟着一个大人,走到大厅。

他们全都是从湖南老家到浙江来看爸爸妈妈的小候鸟。

带着孩子们的是何大哥,“除了我的孩子,其他都是亲戚家的孩子,趁着暑假,我带他们去宁波,孩子们的爸妈都在余姚打工。”

4个男孩,4个女孩,最小的7岁多,最大的14岁,为了团聚,孩子们在路上颠簸了10多个小时。孩子们说:“虽然有点累,但是能见到爸妈还是很开心。”

5岁7个月的然然

独自坐飞机来杭找爸爸

昨天下午1点04分,TV9827航班缓缓降落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机坪上。

舱门一开,走出来一拨孩子。他们个头差很多,一看就不属于同一年龄段,胸前挂着一块牌子,背着书包或推着行李箱,没有爸爸妈妈陪在身边。

一名机场工作人员早已等在通道上,看到孩子们下来,就迎了上去,“大家先排成一队,让我看一下胸前的牌子哦。”

在一一对过胸前的身份信息牌后,工作人员牵起个头最小的然然的手,将大家带了出来。

“我马上就要见到爸爸了。”别看然然个子小,是个自来熟,主动跟机场叔叔聊了起来,“我爸爸是个非常厉害的英雄哦。”“是吗?那等会让我认识下英雄。”咯咯咯——然然开心极了。

5岁7个月的然然已经是第二次独自坐飞机,从四川宜宾妈妈那里飞来杭州,跟爸爸、爷爷、奶奶团聚;前一次团聚是过年的时候。

每年暑假,这趟航班都会有不少无人陪伴儿童,来到杭州,与家长团聚。今年也不例外。

还没走出到达大厅,等着的爸爸妈妈们,都在远处打起招呼来。

活泼的然然一路蹦蹦跳跳,想出去找爸爸。在到达出口,他的“英雄”爸爸和奶奶都赶来接他了。

下了飞机,然然还跟妈妈通了视频,“问声好,报个平安,最重要的是要关照他,不要忽悠大人给自己买东西。”妈妈在视频里跟记者说道。

然然上幼儿园时,跟着妈妈去了四川宜宾。暑假里,让他自己来杭州,跟爸爸相处一段时间,然然特别开心。在他心里,“爸爸会给我买玩具。”果不其然,然然一到杭州,爸爸就给他买了一辆平衡车。

然然爸爸说,儿子情商高,自理能力强,但平时见得少,难得这两个月能跟儿子相处,有些要求还是会满足的。这个暑假,白天然然要跟着爷爷奶奶,晚上下班后,就会跟着爸爸,“买了平衡车,晚上带他去广场上玩玩。因为他个子不高,还打算带他打打篮球。过段时间,我有空了,带他去杭州周边转一下。”

然然的小候鸟生活不会太长了,爸爸妈妈打算等然然幼儿园毕业后,就让他来杭州念小学。“因为他爸爸在杭州的工作比较稳定,而且杭州的教育水平比较高,让他来杭州会比较好。”妈妈告诉记者。

杨一凡 孙燕

杨一凡 孙燕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