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 父子过招 – 韩历文学网

父子过招 – 韩历文学网

苏老头和老伴去城里看儿子,老两口坐了一宿的火车,早晨的时候到了城里,儿子小海已经等在那儿了,打了辆出租,把老两口接到家里。

文/曹明新

小海今年二十九,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城里打工,还没有结婚,租了个房子住。苏老头一边东张西望,一边乐呵呵地说:“小海,你妈和我可是没见过大世面啊,你咋安排我们?吃海鲜去?”

01

www366net ,苏老头性格豪爽,说话百无禁忌,跟儿子常开玩笑。小海有些尴尬,说:“好,那咱们就吃海鲜去。”

张老汉和老伴生活在汶城的新汶村,张老汉有一个优秀的儿子,在外地当大老板,全村人都很羡慕张老汉,虽说有一个当大老板的儿子,但张老汉和自己的老伴可不啃儿。

小海带着他们,绕了几个弯,来到一家不起眼的饭店。饭店里没几个人,脏兮兮的,苏老头的眉头皱了起来。小海急忙说:“爸,其实海鲜都一个样儿,你要是嫌这儿不好,咱们就去附近的黄海渔村,可那太贵了,三个人没五七六百的都不够。”

它们老两口生活在老家,种着三亩地,地里一般种点大葱,大姜和白菜萝卜什么的,自己吃三亩地的蔬菜肯定是吃不了,吃不了哪就卖掉换零花钱。

苏老头还没说话,老伴连声说:“就在这儿吃吧,我看挺好的。”

老两口几乎每天都要骑着电动三轮车到集上去卖菜,赶集卖菜要趁早,它们老两口天还没亮就要起床,一般情况下,早餐都顾不上吃。

老伴说了话,苏老头便没说什么,但心里却不高兴。第二天,小海上班了,临近中午的时候,打电话回来,说中午有事,不回来了。苏老头对老伴说:“咱也不在家吃,出去转转,饿了就找家饭店对付一口。”

起床后,老两口洗把脸后,将装有蔬菜的竹篓子搬到电动三轮车上,老头在前面负责驾驶,老太太坐在车箱里面,电动车慢慢的发动起来了,伴随着呼啸的北风老两口又要去赶集卖菜了。

两人在街上转了半天,走得正累时,苏老头指着一家酒楼的招牌,乐了:“老伴,这就是小海说的黄海渔村,他不请咱,咱自己吃去。”

农村的路边没有路灯,好歹电动车上有灯可以照亮前方的路,夏天还好说,每当冬季来临时,是这老两口最难熬的时候,清晨的北风吹在身上,如同刀割般痛,可即使是这样,老两口也没想过啃儿。

老伴吓了一跳,说那得花多少钱啊?苏老头不高兴了,沉着脸说:“咱不是有钱吗?还不能享受享受?”说着大步而入。

02

大饭店的环境好,苏老头选了个靠窗的单间,老伴坐下去的时候,战战兢兢的,还小声跟苏老头说:“老头子,这儿可真……真好呀,村长家都没这么豪华。”苏老头嘿嘿笑了,告诉服务员说,上螃蟹,上大虾。服务员是个小伙子,忍着笑,配合他点好了四样菜,出去了。

每当听到有人问它们这样的问题时,老两口总是一笑说:“我们的身体有没啥毛病,还能干的动,不麻烦年轻的,年轻的也不容易嘛,当老得的应该让它们省些心才是。”

苏老头坐在窗边,一边和老伴说话,一边看窗外来来往往的人。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饭店门前,几个人下了车,苏老头立刻瞪圆了眼睛,原来,其中的一个正是小海,他从车窗处付了司机钱,然后做出“请”的手势,请其他几个人进屋。

因为每天都要赶早卖菜,老太太的手被冻伤了,看着老伴通红发肿的手,老头心疼的对老伴说:“明天你就在家休息一下吧,我自己去卖菜就行。”

老伴问他看什么,他说没什么没什么,却来到门前,把门拉开一条缝,做贼一样往外看,看清楚了,绷着脸回到座位。不一会儿,服务生端来酒菜,苏老头心里郁闷,看着海鲜,却没了胃口,连喝了几口酒,脑袋有些发晕。他捂着嘴咳嗽两声,跟老伴说去厕所。

老太太听完看着老头一笑,“冬天冻手冻脚的很正常,没事的。”

苏老头当然不是去厕所,他找到那个服务生,让他帮忙打个电话。服务生一听苏老头让他说话的内容,吓了一跳,连连摆手说不行,人家会查到他的号码找到他的,那他的麻烦就大了。苏老头气愤地说:“没事,你放心打吧,实话告诉你,那小子是我儿子,我就是想看看他心里有没有我。他不敢怪你的。”

伴随着一缕晨光,老头将电动三轮车开到了集市上,现在的农村,超市渐渐的取代了集市,所以赶集卖菜的人并不多。

服务生犹豫了半天,可能觉得这事好玩,又见苏老头不像是撒谎的人,于是答应他用公用电话帮他打。他拨通了小海的手机,说:“你好,我是出租车司机,刚才我的车碰倒了一个老头,他的腿伤了,我已经把他送到第三医院,他说是你爸爸,让我给你打电话,你快点来吧。”

老头将电动车停好后,老太太从车箱子子里下来,和老伴一起往下般菜篓子,它们老两口将菜篓子从电动车上般下来,放到地上,掀开盖在菜篓子上的棉被,冬天卖菜,菜篓子上要盖上一床被子,防止蔬菜被冻坏。

听着服务生打完电话,苏老头溜回房间,把门打开一条缝,监视着外面的情况。两分钟后,他看见小海来到服务台,扔下一沓钱,跟收银员说了几句话,然后匆匆地跑出去。

掀开被子后,一棵棵绿油油的新鲜蔬菜露出来,老两口则坐在菜篓子旁,等待着有人来买它们的菜。

苏老头得意地笑了,一边给老伴夹菜,一边大声说:“别着急,慢慢吃,哈哈,有人可吃不好饭喽。”老伴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老头子在搞什么鬼。

集市上的人流不多,老两口一集也卖不出多少菜去,可老两口很知足,老两口总说:“卖一分,赚一分,咱不坑人,不骗人,用自己勤劳的双手赚来的钱,花的踏实。”

一直过了一个小时,也没见小海返回来,苏老头和老伴吃好了,便出去结了账,二百八。老伴心疼得直吸冷气,苏老头却一个劲儿说值。

03

两人刚回到儿子家,电话就响了起来,苏老头一看来电显示,是小海的,他接起来,就听小海气极败坏地说:“爸,你们去哪了?没事吧?”

不知不觉中,春节马上就要到了,老两口整天除了到大棚里收菜和赶集卖菜外,还多了一件事,那就是晚上没人的时候,心里想自己的儿子。

苏老头若无其事地说:“我和你妈出去转了转,没事啊,咋了?”

儿子已经有两个春节是在外地过的了,每当给他打电话时,他总说自己在谈业务,自己很忙,一年也回不了家几趟。

小海长吁了一口气,说:“没事就好,可急死我了,算了,等我回去再说吧。”

儿子忙,不能经常回家,这老两口能理解,但老两口还是希望儿子过年能回家,陪伴自己过一个团圆年。

又过了一阵儿,小海回来了,气呼呼地说:“也不知道哪个神经病,打电话说你让车给撞了,我到了他说的医院,大夫说没有车祸的患者,我都急死了,往家打电话也没人接,我满大街找你们。”

可老两口心里也有数,儿子回来过个团圆年,可能是自己的奢望。

苏老头没说什么,老伴却傻乎乎地说:“儿子,谁跟你闹着玩吧?这城里人也真是,开玩笑也不分个轻重。”

04

小海恨恨地说:“我跟我朋友正吃饭呢,这下好,全搅黄了,这个王八蛋,别让我抓到他……”

老太太坐在沙发上,看着沉默不语的老伴,“你说今年儿子能回家过年吗?”
她实在是按耐不住了,这才问老伴。

他说到这儿,苏老头的脸挂不住了,这王八蛋分明是在骂他呀。他摆摆手,叫小海出屋,关上门,他一抬手,给了小海一个大嘴巴,骂道:“小兔崽子,你说的那个王八蛋就是我,电话是我让人给你打的。”

老头听完后,摇了摇头,继续沉默不语,老太太则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屋里此时很安静,安静的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小海一下子懵了,捂着脸,半天才问:“爸,电话是你打的?为啥呀?”

05

苏老头咬牙切齿地说:“为啥?我和你妈辛苦了一辈子,挣的钱全花你身上了,好不容易来看看你,连个好饭店你都舍不得请我们去,今天跟你朋友吃饭是你请客吧?能请朋友,就不能请我们?在你心里,爹妈还不如你朋友是吗?”

每当看着别人家过年有说有笑的,全家人其乐融融的在一起时,老太太再想一想自己家过年时,就自己和老伴俩人,她每每想到这儿,就会偷偷的摸一把眼泪。

小海愣了,好半天才吃吃地说:“爸,那不是两回事吗?咱自己家人花那么多钱吃饭,有啥用啊?你们不是一直教育我节俭吗?跟朋友们在一起不大方不行啊,让人笑话,以后有啥事就不好办了……”

在春节前夕,天上飘起了洁白的雪花,老太太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雪花,老太太的眼泪流了下来,儿啊,你可知道,你娘和你爹,是多么希望你能回家,陪我们过一个团圆的春节呀!

苏老头听了,喃喃地说:“请你爸妈吃饭没啥用?我明白了,现在我们是没啥用了啊。”小海涨红了脸,恼羞成怒地说:“不就是一顿饭吗?你至于生这么大气?再说,我省点钱有啥不好,将来你们老了,我没钱咋养你们啊?”

老太太有心给儿子打个电话,问一下他们今年回不回来,可老太太怕自己等来一句,“妈,我这边现在挺忙的,恐怕今年春节是不能回去了。”

苏老头看着他,缓缓地说:“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咱家的房子动迁了,人家给了二十三万。你妈打算用这钱给你买楼,这次我们就是为这事来的。不过现在看来,我们要是用这钱给你买楼,我们就成穷光蛋了,以后还得靠你养老,所以这楼还是别买了,有这二十多万,我们还是自己养老吧。”

雪渐渐的将黄色的土地覆盖,农村人常说,过年下雪,是下面,喻示着明年又是一个丰收年。

小海吃惊地望着苏老头,心里悔得要死,他这才知道,他已经深深地伤害了父母。

可老太太心里盼望的,是能过一个团圆年,伴随着轿车的鸣笛声,老太太家的家门被人推开了,“爷爷奶奶,我们回来了。”一个小女孩高兴的跑进小院,老太太一看,急忙从屋里走了出来。

“红儿,你可想死奶奶了。”“妈,我爸呢?”“你爸去卖菜去了,对了红儿,你妈怎么没回来?”老太太此时有些激动,儿子终于回家过年了,此时老太太的儿子看着自己的妈妈,眼睛一红,一滴眼泪落了下来。

“妈,这几年儿子没能让你们享福,儿子,儿子心里。”说着老太太的儿子哽咽了,老太太伸出自己的双手,轻轻的擦去儿子眼角的泪水,看着儿子,老太太心里不知有多高兴。

“快,到屋里去,外面多冷呀,待会儿妈妈给你包你最喜欢吃的白菜猪肉陷的饺子吃。”

06

老头卖完菜回家了,他还没到家门口呢,老远就发现了停在自家门前的小轿车,他认得,这是儿子的车,儿子回来了,儿子回来了。

老头急忙将电动车的油门加到最大,风一样往自己家赶,他生怕,还没等自己到家呢,儿子就又走了。

老头到家后,小孙女蹦蹦跳跳的围绕在他的左右,一边叫着爷爷,一边问他一些奇怪的问题,自己的儿子见爹回来了,急忙从屋里走到院里,老头看着儿子,儿子也看着自己的爹,两个男人流下眼泪来。

午饭时间到了,老太太端上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来,它们的儿子一边吃着饺子,一边跟老两口说:“爸妈,我知道这几年你们受苦了,我这次回来,决定接你们到我们家去过春节,过完春节后,你们也别回老家了,就住在您儿子我哪儿享福吧!等吃完饭后,我们一起‘回家’过年。”

老头和老太太听完互相看了一眼,眼泪一点一滴的流了下来……

张老汉老两口终于等来了儿子的这句话,这句话不知道它们等了有多久了,今天终于等来了,做父母的不想给儿女添麻烦,或者它们张不开口,所以它们总说自己生活在老家挺好。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